在华强北卖美妆的男人们

导读:从最早的来料加工,到电子产品,矿机,再到如今的美妆市场,外界对华强的评价毁誉参半。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市场怎么变,华强北似乎都能跟上时代的变化,始终焕发活力。不管是被动转型,还是主动转型,华强北的生意人一直有种野蛮生长的力量,促使他们一直站在时代的风口,在1.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演绎着一个又一个财富传奇。

女人世界、曼哈广场、万商电器城……这些曾经各具特色的大厦,如今都在向美妆市场转型。

而在这些美妆广告下方,不少商场一楼仍经营着华为、苹果专卖店和手机、电脑维修店。

电商的崛起,手机、电脑配件的式微,让电子大卖场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曾经的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也面临着转型的压力。美妆市场,正是这里探索的新方向。

从卖电子产品到卖美妆,华强北的转型看似跳跃甚至“魔幻”,但走近这些转型探索者,你会发现,对他们来说,卖美妆和卖手机、卖电脑配件,其实一模一样。

在华强北的一个店铺里,高高的货柜上,摆着花王染发膏、珂润面霜、KissMe睫毛膏、资生堂洗发水等日韩畅销化妆品。

这家店位于华强北的女人世界,主做日韩化妆品,店主叫王强。虽然身处“女人世界”,但做日韩化妆品生意的却是男人居多。

一是因为王强们主要做批发生意,不直接面对消费者。他们的顾客大多是批发商,或者是代购,询价、拿货、付钱、走人,这是华强北从手机批发时代就延续下来的习惯。

二是日韩化妆品的单价比较便宜,利润也低,投入大量精力去讲解不划算。一般价高的美妆产品像SKII,才有必要聘请专门的人做讲解。

王强也做“一件批发”的生意。如果客户有需求,他会给客户简单介绍产品功效,更细致、专业的问题,他会让客户自己去小红书上寻找答案。

转型后的女人世界刚营业不久,人流量还不太大,王强店里的客人不是很多。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新的开始。就在半年前,王强还在守着自己的手机柜台发愁。

王强原先是做手机生意的。以前,手机这样的电子产品是华强北最赚钱、最主流的生意。

鼎盛时期,华强北卖电子产品的热门柜台,租金要几十万元,过道上人挤人,根本容不下两人并排走,“闭着眼也能捞到一笔”。

从华强北走出的亿万富翁有几十个,其中包括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神舟电脑创始人吴海军、TP-LINK路由器创始人赵建军等。

淘宝、京东商城、小米商城等电商的崛起,让网上购买手机更加方便和放心。在电商的冲击下,华强北手机销售一片颓势。

后来,华为、小米的价格越来越低,华强北的山寨手机也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形势严峻到不仅吃不上肉,汤都喝不着了。以前手机的电池、耳机还可以拆开卖,现在基本都是整机,很少有零散配件可以卖,手机零件市场也失去了。

到了2013年,华强北主干道封路修地铁,糟糕的交通让这里尘封了三年,人气越来越差。

今年疫情的到来,让华强北的手机生意彻底凉凉。王强开了门守了好多天,一个客人都没有。

除实体店之外,王强本来还从事着手机的外单生意,也就是将国内生产的手机卖到东南亚、非洲等地。但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单子进不来,货也出不去,王强一分钱也赚不到。

店里坐着一个小姑娘,是王强的女儿。生活在深圳,房租、消费都高,女儿上学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做手机做不好,王强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改行,干其他的。

和女人世界直线米的明通化妆品市场,就是原来的明通数码城。2019年下半年,这家曾经卖电子数码产品的大楼,因为转型做了美妆,变得空前热闹。

在外界看来,电子产品和美妆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明通市场和整个华强北的转型看起来有些神奇,甚至“魔幻”。

但在华强北的生意人看来,做美妆和做手机都是一个套路——资金+通关渠道+区域差价,谁的渠道关系硬,给的价格低,谁就能赚得多。

王强以前熟识的做手机的贸易商、渠道商,先行转行去做了美妆,王强也决定试试。

但这桩生意并不那么好做。美妆的价格透明,毛利比手机还要低,主要是跑量,日韩货的一个单品,能赚5毛到1块钱。

事业刚起步,王强事事亲力亲为,比谁都忙。店里堆着大包大包的洗面奶,等着王强摆到柜台上去。

他指着柜台上500ml的沐浴露说:“这种日货一般就是五毛、一块钱的利润,一箱12瓶也就挣5、6块钱。前几天,有一个人去我的仓库拿货,我扛了4箱,一共赚了24块钱。”

除了批发,王强的手机里还对接着无数的代购。今年因为疫情不能出境,很多代购在王强这里拿货。他们的合作模式就是“一件代发”,代购寻找客户,王强负责发货。

每天,王强都是晚上10点关门,然后打包到凌晨2点,才能把所有的货包装完毕。

金亮不一样。他今年29岁,在华强北摸爬滚打的11年里,做过各种各样的生意。卖美妆,只是他的又一个尝试。

他在明通化妆品市场5楼,租了个小仓库。下午一两点开始,明通化妆品市场慢慢热闹起来,他一天的生意也从这时开始。

在朋友圈发产品信息、整理客户订单、打包发货,这些工作看似简单,做起来却十分繁琐、费心。金亮每天能收到1000个左右的订单,经常打包到凌晨3点多。

这里的柜台面积比较小,货架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各种产品。店员不会主动给顾客介绍产品,一般的交易流程是,顾客说产品名字,报价,购买。

每家柜台上,除了张贴收款码,还会贴自己店铺的微信号。金亮现在的顾客,大部分是开柜台的时候“扫微信”积累的。

今年3月份,金亮把即将到期的柜台转租了出去,一下子赚了70多万转租费。从2019年3月进入明通市场卖美妆开始,他见证了美妆在明通乃至整个华强北的火爆。

金亮告诉记者,现在在明通做美妆生意的人,比他刚做时多了一倍左右。柜台的租金、转租费,也疯狂上涨。

去年,金亮租的第一个柜台,每月租金只有8000多元,而现在同样的柜台,月租金涨到了五六万元。他还透露,现在一个柜台的转租费能有100多万,位置好的、面积大的,能到150万、180万。

密集分布在明通化妆品市场的商家们,提供的产品种类并无明显区别,各家比的其实是渠道能力和客户数量。

金亮透露,他们的货很多来自韩国、日本的免税渠道。有团队专门在韩国刷免税店的货,再把这些货卖给金亮这样的商家,然后流向消费者。

这些刷货公司还会几家联手,“刷爆”上游的库存,国内的其他渠道就会因此断货。

正品货价格越来越透明,再加上竞争的人越来越多,金亮感慨,正品美妆生意的利润越来越低。“原来10块钱的东西能卖80、90,现在100块钱的东西,也就赚10块钱。”

像金亮这样在华强北卖美妆的,很多都是男人。他们不懂也不需要懂每款产品的功效,只要有资金、找到靠谱的供货渠道,不断积累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