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iPhone产业链:50%零部件供应来自中国西方与中国脱钩代价几何?

集微网消息,5月31日,日经亚洲与英国金融时报联合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详细分析了中国大陆地区、中国台湾地区在iPhone供应链中的地位。尽管西方公司担心亚洲的地缘政治风险,试图减少对中国台湾的依赖,但由于相关供应链绑定非常深,想要寻求替代,西方可能会付出高昂的代价。

2022年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之后,苹果、谷歌、Meta、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巨头,均收到了大量来自客户的询问,他们担心如果未来中国台湾地区发生冲突,那么相关电子产品的供应是否会受到影响?有无除中国台湾以外的替代措施?

中国台湾地区以先进半导体产业闻名世界,但同样有众多公司可以生产PCB电路板、相机镜头模组等关键部件。此外,鸿海集团也承担着iPhone手机组装的重任,在中国大陆有着生产基地。

苹果iPhone手机自2007年推出以来,累计销售达24亿台,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消费类电子设备之一,在过去的15年来为苹果公司带来了累计超1万亿美元的收入。iPhone手机的成功,得益于来自亚洲的庞大供应链,提供了芯片、显示器、扬声器、外壳等零部件,供应链的核心是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地区。

每部iPhone有大约1500个零件,如果对其进行细致分析,可以看出来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供应链之间,联系有多么紧密。在这些零部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占比最高,达到了26%;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部件比例为23%;美国占比18%;日本占比17%;韩国占比7%。

一部手机中最值钱的部件中,处理器、5G基带芯片、Wi-Fi芯片、摄像头模组,以及电源管理芯片、PCB等是在中国台湾制造的,总的来说,中国台湾生产的零部件在iPhone成本中占比36%,将近200美元。需要注意的是,许多关键芯片是由美国、日本、欧洲的公司设计的。

一部iPhone中,来自美国的零部件也有一些,比如显示屏玻璃来自美国康宁、胶粘剂来自美国3M公司。

中国大陆的供应商,主要提供技术要求没那么高的零部件,例如非芯片类的机械零部件,以及组装服务。不过,中国大陆供应商提供零部件的数量,在过去几年间持续提升,而且逐步转向产业链上游。例如,立讯精密此前只是单纯的零部件供应商,但2021年起开始承接iPhone组装业务;面板厂商京东方,也从韩国企业手中拿下了一部分高端OLED屏幕订单;舜宇光学2023年首次打入苹果供应链,从中国台湾厂商手中拿走了一部分订单。

除了零部件以外,中国大陆也是苹果重要的组装基地,全球大约有95%的iPhone是在中国大陆组装的。还有一点需要考虑:许多美国、中国台湾地区的供应商,是通过设立在中国大陆的数百家工厂来制造加工零部件,服务苹果。除了以上这些,也需注意到中国大陆也是苹果的重要市场,贡献了其全年总收入的五分之一。

如果没有来自全球各地区的零部件,苹果的iPhone手机就无法完成生产。不过,地缘政治紧张使得这一连续运转15年的供应链受到考验。2023年5月举行的G7峰会上,七国领导人表示要“减少对关键供应链的过度依赖”。中国台湾地区,正处于G7决定进行供应链转型的风口浪尖,不得不面临新的挑战。

2022年12月,美国总统拜登与苹果CEO库克站在亚利桑那州刺眼的阳光下,共同庆祝台积电将设备搬入芯片工厂。这是该公司20多年来在美国建设的第一家工厂,总投资达400亿美元。库克表示,“这是一个令人赞叹重要时刻。这是美国走向先进制造业的大好机会。”按计划,台积电将于2024年起,在美国本土制造一些最先进的半导体芯片。作为新工厂的首批客户之一,苹果公司将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其研发的芯片上打上“美国制造”的标签。

尽管台积电在美国建厂是一个关键节点,但考虑到iPhone需要1500多个零部件,有许多不那么尖端的芯片、零件依旧需要亚洲公司供应——特别是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的企业。因此,将所有产业链全部搬迁到美国想法很不现实。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暴露了全球化物流、供应链的弱点。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给了科技公司额外的压力,迫使他们改变经营方式。为苹果、英特尔等公司提供印刷电路板的公司联能科技的一名高管表示,“几年前,由于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客户告诉我们想要将产品的制造脱离中国大陆,因此,我们决定扩大在中国台湾的生产规模。”然而,正当这家企业在中国台湾投资数十亿美元扩张时,佩洛西于2022年8月窜访台北。一系列事件发生后,联能科技的客户又表达了紧张和担忧,进一步提出要求,希望将制造业再从中国台湾地区搬走。

联能科技的主管表示:“我们惊呆了,无言以对,并且我们的许多同行也是如此。怎么可以将供应链从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搬走?绝大多数产业都在这里。”

有几位科技公司高管告诉日经亚洲,自2022年年中以来,英特尔、AMD、英伟达、Meta、谷歌、亚马逊等,都要求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增加产能。惠普和戴尔——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笔记本电脑制造商,特别告诉他们的供应商,要开始在东南亚地区建立产能。戴尔甚至打算在2024年之前,逐步停止使用在中国大陆制造的芯片。

日本芯片测试厂商爱德万测试(Advantest)的一名高管告诉日经亚洲:“我们有一个商业应急计划名为BCP(business contingency plan,应急预案),可以应对供应链中断的问题,例如发生战争等。”不过这名高管还说,“如果中国台湾发生冲突,说实话我认为任何BCP都将完全无用。这将是芯片供应链的末日,没人想让这种情况发生。”

作为对佩洛西访台事件的回应,AMD表示,公司不断与供应商商讨可以改善商业持续性的计划,包括实现制造地域多样化的“重要”目标。英特尔表示,一直支持其供应商在实现地域多样化方面的“长期”努力,这与佩洛西访台没有关系。英伟达拒绝发表评论;戴尔此前曾表示,该公司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探索供应链的多样化;惠普公司表示,它有一个强大的全球供应链。

根据半导体工业协会的估计,如果中国台湾逻辑芯片的生产中断,会给这些需要芯片的电子设备制造商造成5000亿美元的收入损失。Rhodium集团最新的估计显示,一旦发生冲突,将会使得全球2万亿美元的经济活动面临风险。

仁宝电脑的一名高管发表评论:“人们低估了中国台湾地区在供应链的地位,其影响远不止半导体领域。我们有一个非常完整的供应链,从芯片、电子元器件、PCB、外壳、镜头到组装等任何你能想象到的东西。”仁宝是戴尔、惠普、苹果重要的组装服务提供商,该公司高管还表示,如果中国台湾地区发生冲突,整个全球供应链肯定会崩溃。

换句话说,这意味着即使苹果能够获得美国制造的芯片,但没有设备来将其安装到iPhone上。

起初,对可能发生冲突的担忧主要来自西方客户,现在连中国台湾公司都对事态发展感到紧张。

苹果在中国大陆的工厂雇佣了数十万名工人,一位苹果供应商的高管表示,“过去几十年,我们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一起成长,但现在好日子已经过去了。我们的战略是保持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