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寞柯达冲印店 羞答答藏进服装店

蔡老板告知,小店虽还挂着柯达标志,但除了些设备用品之外,其余已跟柯达没什么关系了。本报记者贺佳颖摄

本报讯见习记者赵晓灵柯达公司已于春节前夕申请了破产保护,不过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里仍可看到不少挂着柯达logo的数码冲印店。记者近日走访发现,这些店面如今大都艰难度日,有的即将关门,有的卖起了盗版碟片和手机配件。

沿江宁路往北走,一直到淮安路口,有一家门头挂着“柯达”字样和logo的数码冲印店。不过走进里面,才发现这是一家仅十来平方米的小店,而摆在柜台上的名片上除了仍印有柯达的logo之外,店名里早已没了“柯达”二字。

老板蔡卫真曾是柯达公司的员工,十几年前出来单干,做起了柯达加盟商。当时加盟费一次性付清,而柯达公司则负责帮忙做门头广告、室内装潢,提供技术培训。提起当年开第一家店时的盛况,蔡卫真记忆犹新:“来印照片的人站着排队,别人不印就不印,哪像现在别人不印还得好说歹说:‘给你便宜点’。”他告诉记者,当初一天能卖200多卷胶卷,一次一个顾客张口就要500卷,让他傻了半天。而如今,一年也卖不到十卷。“都是有老顾客来要买了再去进胶卷,不然一般不卖。”他说。

虽然还挂着柯达的标志,不过蔡老板告知,除了当年留下来的柯达激光机、打印机等设备,以及仍在使用的冲印用药水和相纸,小店的其余部分已经跟柯达没有什么关系了。“就上海人还认这个标志,所以这个标志就挂着。”蔡老板说。

江宁路上有一家服装店,若是匆匆走过,恐怕很难留意到玻璃橱窗前挂的“柯达指定数码影像站”的小标志。走进这家服装店一看,其实内有乾坤:总共20平方米出头的店面,外面是服装店,一墙之隔的里面却是10个平方米左右的数码冲印店。

一听闻记者的来意,老板林先生立刻从服装店的柜台下面拿出了一张柯达公司授权牌。“我是最早一批的柯达加盟商。”林老板说。记者看到,这张金属制的柯达授权牌右上方,印着“柯字第0067号”的字样,代表着林老板的店当年是全国第67家加盟店。然而在2008年,林老板与柯达的合约到期后,再未续签,从而结束了与柯达十几年的合作关系。

林老板拿出两台小的柯达打印机告诉记者,如今由于柯达冲印材料的匮乏,当初的柯达机器都无法使用。“05、06年的时候买的,一台2000多,还有一个大的打印机4万多。”林老板说。由于没有相纸、色带等材料,这些机器只能被扔在一边,无奈之下,他只好买了另一个品牌的打印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桌子上有一台尚未拆封的日本品牌小打印机。

林老板告诉记者,他的店去年由于拆迁从别处搬来,原本整个店面都是做数码冲印,可如今由于生意不景气,只好把前半部分的店面用来开服装店。

柯达影像网络是柯达公司在全球推行的连锁店计划,旨在通过柯达的指导,协助独立的投资者建立管理系统化和形象统一的彩扩店。然而在“柯达影像网络”的天山西路网点,记者却看到里面卖起了盗版光碟和手机配件。推开这家店的门,左手边摆着盗版碟的摊位,右手边则是各种手机零件的柜台,还打着“手机维修”的字样。再里面则是数码冲印的柜台。柜台里一名穿着印有柯达字样黄色衣服的阿姨表示,由于数码冲印业务实在不景气,只好增加其他副业。“不然吃啥?”这名阿姨说。记者在店内驻足良久,看到进入店里的消费者大都在盗版光碟前挑选碟片,而数码冲印柜台则无人问津。

如今的数码冲印业务究竟如何不景气?蔡卫真说:“价钱十年没涨过。”记者看到店门口的价目表上写着:“数码冲印5寸十张起每张0.9元,单张1元,6寸十张起每张1元,单张1.1元……1寸快照10张25元,2寸4张25元”。冲印业务价格难涨,而与此相对应的是成本却在不断上升。蔡卫真告诉记者,柯达相纸的价格从去年下半年起就猛涨。“以前一卷纸四五百块,现在要七八百块钱。冲印照片价格涨不上去。”蔡老板说,“这一行不是吃的也不是穿的,可要可不要。”光靠照片无法赚钱,只好做起了其他附加业务。在蔡老板的店内,记者看到柜台上摆了不少精致的相框,旁边还有相框定制价格表。“相框附带卖,别人拍完照以后正好有需求。”此外,各种复印打印也成了常规业务。蔡老板告诉记者,他打算这个月底就把江宁路淮安路上的这家店关了。“以前在这里有个大的门店,后来由于拆迁搬走了。不过有些老顾客需要,又在这里租了个小门面方便他们。不过生意实在不景气。”蔡老板说,如今他还开有两家影楼,那才是他的主要盈利来源,而数码冲印只能维持生活。

而在其他一些柯达影像网络的网点里,个性化定制的台历、马克杯等业务都被摆在了较显眼的位置。百联西郊网点里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今这块业务还相对受欢迎,“一台机器就要100万,做做还能赚点回来,不做又能怎么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