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福建人在老挝生活6年这里人非常佛系很穷但幸福指数高

我叫郭家木@爱拼才会赢阿木在老挝,16岁那年,父亲经商失败,我们家瞬间从云端跌入谷底,落魄之后才明白人穷七分彻骨寒。

被迫辍学后,看着愁眉不展的父母,我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样子。面对生活一个又一个难关,我狼狈不堪地扛了下来。

10年的摸爬滚打,我不但还清了家里的外债,给父母买房养老,还在异国他乡开了一家700平的店面。

1991年,我出生在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一个小山村里。童年的生活幸福而又快乐。过去父亲承包着煤矿,经济条件相比别人家要好些。

由于家庭遭遇变故,多年的积累毁于一旦,我在一所技校读了半年就辍学了。昔日的朋友,也都唯恐避之不及。

其中的辛酸无奈,正如鲁迅说的那样,“有谁能体会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呢,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线岁,我跟着老乡来到了厦门,在一个家具店打工。这里消费特别高,1000多的工资根本不够花。那时,母亲时常会打来电话,对我诉说心中的不满。一句贫贱夫妻百事哀,道尽了生活的无助。

看着父母整天为钱愁眉苦脸的样子,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混出个模样。可是现实是,我没钱又没技术,该到哪里去发展呢?

后来我决定去西双版纳,因为那里风景优美,是旅游胜地,也许会有不错的商机。2011年,我在西双版纳一家商场里卖家电,工资只有九百多,我不甘心又有些不服气就这么走掉。

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有一天我跟着工友到龙州广场溜达,那里有一家酒吧,里面卖着各种各样的小吃,每个摊位前都坐满了人。

看着源源不断的吃客们,我在烟火里发现了商机。于是我拿出存了好久的积蓄,又从朋友那里借钱,凑了1万块租了一处摊位。

有句话说得好,理想总是很美好的,现实总是骨感的。热火朝天地把摊位支起以后,生意却冷冷清清。一连几天都留不住客人,基本上大家转转就走了。

好不容易来了个老奶奶,趁着帮她打包的时候,我一脸茫然地问:“老米淘,我家的烧烤口味您觉得怎么样?”

老奶奶笑着回我说,口味不是很正宗。当时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恳求着让她教我。通过这次机缘,我学会了正宗傣味烧烤。

从那以后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烧烤生意蒸蒸日上。5年时间,我通过自己的努力,不但把家里10来万的外债还清,还把两个女儿送去了最好的幼儿园(一学期一万的费用)。

最初生活条件改善后,我曾养成了一些坏习惯,每天档口收摊以后,就会和几个好朋友跑到酒馆里胡吃海喝。

大家都在异地打拼,聚在一起可以抱团取暖。可是时间一长,我厌倦了酒桌上的推杯换盏。

想到因为生意失败,一蹶不振的父亲,还有到处打零工的母亲。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要扛起责任,若无长进,何以待父母。

刚好,此时有个福建老乡说,他有个兄弟在老挝万象,做手机配件批发的生意很赚钱。如果我想去,他可以帮忙引荐。

我有些心动,在网上查了查这个国家的一些情况。万象是老挝首都,也是中国人聚集的地方,那里的生意相对好做一些。而且有消息说那里要修中老铁路,前景不错。

可是一想到湄公河惨案,我脑子里又充满了恐惧。但为了多挣钱,我狠了狠心想去拼一把。

父母知道我去老挝的事后,头摇得像拨浪鼓,说那里的人生性凶恶,品行不良,担心我有危险。我给他们讲那边有兄弟们帮忙不必担心。

再说有事还有大使馆,有强大的祖国做后盾什么都不用怕,最终父母没有拗过我。2016年春,我在西双版纳办了商务签证,坐上了中国大巴,到老挝万象北站客运站时,已经是凌晨二点钟了。

出站以后,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司机和我一样是个中国人。熟悉的乡音让我倍感亲切,娓娓而谈了一路,下车后,付了180元车费。

不过还好,福建老乡比较讲义气,提前给我定好了宾馆。并在第二天就赶了过来陪我找店面。

大概找了有半个多月,终于找到一间三层的民房,租金一年3万多。可当我拿着合同,花了200块钱,找翻译弄懂其中的条条框框后,正准备签时,房东竟反悔不租了。

我特别生气,一切陷入了僵局,真是万事开头难。后来,有个兄弟给我提了个建议,让我去万荣。他妹妹麦欧在万荣开饭店好多年了,人脉也广。而且那里是背包客的天堂,有“小桂林”之称。

万荣是一个县城,本地人口只有2万。虽然只有一个镇大,但拥有300多家星级酒店,是一个旅游城市。

我到了万荣,找到麦欧后,她立即带着我四处找房子。最后租了一个60来平的店铺,房租和装修加起来一共花了12万,主要经营烧烤。

这个店址选在了进城的路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心里充满了希望。谁料生活又给了我一个巴掌,将近半年的时间,店里的生意一直半死不活。一天只有两桌三桌不说,点的东西也很少。

麦欧劝我,千万别灰心,慢慢熬着,肯定会好起来的。我印了一些彩页,到各大旅行社和酒店散发,然而,收效甚微。每天都一样,日复一日,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

我有些颓废,十好几万扔在这里,想放弃又不甘心。想坚持又看不到希望,这种来回跳转的思绪,就能把人逼疯掉。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睡不好觉,不仅嘴上起了燎泡,而且还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但和父母视频时,我总会刻意装出高兴的样子。

因为中国父母有个通病,只要子女过得不开心,他们就觉得自己不配开心。正如一句话说的那样:“你对父母说很伤心的事情,是你一夜的伤口,但是它会成为父母一年的心病。”

在难熬的日子里,我独自撑过了一天又一天。店里的服务员是本地人,为了打发时间,没事的时候我就跟他学习当地语言。

到了2017年转机终于出现了,中老铁路开始动工。中国同胞们来到建筑工地,热火朝天地干着活。我的小店,终于红火起来了,后又招了三个服务员,还是有些忙不过来。

有时趁着上午不太忙时,我会给店员们上中文课,教她们最简单的短句。她们都边听边记,学得特别认真。

她们干活时,如果恰好碰到熟人,就会立马放下活计,然后坐在那里聊天。有请喝酒的,也一样举杯畅饮,来者不拒。我只能劝说,因为再招一个服务员,也是这样的。

老挝虽然比较落后,但却被评为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这里的人非常喜欢啤酒,下班后就和亲朋好友大喝一通。

这个国家的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发愁,尽管住的房子破破烂烂的,但每天依然乐呵呵的。

待的时间长一些了,也会了解一些事,这里飞车抢劫非常猖狂:绝对不要在街上、人行道上拿出手机和钱包。

老挝的人行道是飞车党的捷径车道,要拿手机找路叫车,最好躲在门市内或者面对墙壁小心地使用,因为飞车党随时都会突然窜出来了。

有一次,有辆车停在路边,车窗开着,里面的人只是打了个电话,就被飞车党瞬间夺走了手机和钱包。

为了防止被抢,在路上可以看到很有意思的一幕,就是很多人把背包背在衣服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