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深圳华强北从手机到美妆中心的美丽转型

根据Questmobile数据,淘宝直播带货规模逐月递增,2019年是2018年的两倍左右。

而美妆无疑是直播浪潮中最闪耀的品类,2019年 “口红一哥”李佳琦实现2亿收入,这个收入基本上超过了一线明星,在社交平台上引起广泛讨论。

他手上的口红仿佛有着点石成金的魔力,到了2020年,这种魔力已经不仅在线上闪耀,而是开始烧到了线下…

乍看这个称呼好像有点奇怪,有着“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不是直男圣地么?怎么会跟美妆扯上关系,直到我亲自过去看了一趟,才发现事情已经悄悄起了变化。

早上的华强北人很少,从地铁站出来正对着茂业中心,汤唯和SK2的横幅非常显眼,仿佛大声宣告着:我才是这里的主人。

华强北曾占据深圳9成以上的电子产品交易额,是亚洲规模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在这个标志性的华强广场升旗台前,我看到的却是举着粉底液的杨幂。

曼哈广场的背后,是紫荆城美妆天地,作为华强北知名老商场之一,因为生意不好这里本来是要拆迁的,现在依靠美妆又复活了。

紫荆城的隔壁是明通数码城,从前每一个来华强北扫货的直男都会来明通,这里曾是华强北最大,也是东南亚面积最大、从业人员最多、手机品牌和种类最全的数码通信市场。2005年开业时曾创下一天之内招商率百分百的神话,被业界称为华强北手机业的一匹黑马,当时这里的口号是

如今变成了最早转型美妆的商城,明通数码城变成了明通化妆品市场,口号变成了

进去看了一圈,发现店铺都没开,问了保安才知道这里一般中午1点才营业,我只好先去吃饭。

会跳舞的大象这个称呼来自管理大师杰克·韦尔奇,他曾大刀阔斧地对垂垂老矣的通用电气公司(GE)进行改革,让GE从一家家用电器和灯泡制造商,一举发展成为工业和金融服务兼具的跨国巨头,市值上涨了30倍。

如今来到华强北,我有种亲眼目睹大象跳舞的感觉,除了正在转型中的美妆市场,剩下的电子铺位我也感觉到很不一样的地方。

出售的东西除了直播用的灯具、麦克风之类,还有语音机器人,以及一些能自己移动的行李箱,看得出这些铺位在尽力迎合年轻人。

在商场的3、4楼,每4间店铺就有一间是卖矿机的,也就是用来挖虚拟货币的服务器。

这种灵活甚至体现在吃饭的地方,第一次见到手机店和餐饮店隔这么近,顾客可以一边扒着隆脚饭,一边挑手机配件。

价格也是出奇的便宜,在深圳这个寸金寸土的地方,还是在中心的福田区,居然能吃到15元的三及第汤饭和烧鸭饭。

扒完一盘猪脚饭,休息了一会我就赶往明通化妆品市场,已经快2点,店铺应该开业了。

随手拿起一瓶婴儿用的驱蚊水,发现价格只有网上的1/2,询问小妹,小妹说他们都是直接去国外的免税店批量拿货,然后卖给网店、微商等,所以价格比网上便宜很正常。

走了一圈各大商城,明通、紫荆城已全部转型美妆,远望数码商城、曼哈数码广场有一半的楼已转型美妆,剩下赛格电子市场和华强电子世界还在苦苦坚持着电子数码产品。

回去路上我上网查了一下,关于华强北业内充斥着两类声音,一类认为这里规模大,如果有假货问题,相关部门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而且店铺入驻要交上百万押金,如果被举报假货,押金就要不回来了。

另一类认为这里价格压那么低,没有假货是不可能的,很多走量的店铺都会参一些假,比如买50支口红,放5支假货算是对你客气的。

不管真真假假,华强北这头大象算是迎风而动了,时代在变,风口在变,即使是大象也必须保持步伐矫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