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白牌缠斗的手机配件商要IPO了:品胜电子闯关深交所主板

从新三板摘牌五年后,广东品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品胜电子”)尝试登陆深交所主板上市。

6月30日,品胜电子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这家成立于2003年的老牌手机配件厂商“起大早”终“赶上晚集”。

品胜电子不仅上市进程落后于2020年上市的安克创新(300866.SZ)和今年1月过会的深圳市绿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绿联科技”),体量也仅为安克创新的十分之一。

此次IPO,其计划发行不超过5200万股募资7.57亿元,用于深圳生产基地的搬迁扩建、研发中心总部办公建设以及品牌建设市场推广等。

并且与绿联科技上市前受到高瓴等机构押注不同,品胜电子的股东结构中鲜少有机构投资者背书。仅有深圳明礼泽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明礼智杰私募基金持有6.48%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品胜电子的股权结构较为集中,实控人赵武和吴炜崝夫妇持股比例达85.32%。2021年和2022年,品胜电子连续两年以现金的方式分红4630.9万元,分别占当年净利润的46%和48%。剔除税费影响,实控人夫妇二人共能分得7900万元。

2020年品胜电子也有1.02亿净利,但彼时并未分红,对于为何在上会申报前两年突击分红,品胜电子未在招股书中过多解释。

在充电设备这个强品类、弱品牌的赛道,安克创新、绿联科技选择通过电商渠道出海,赚取超额利润,相比之下品胜电子则似乎“不忘初心”,留在国内和各类白牌商品“卷”在一起。

原因很简单,没有MFI认证的品胜电子,在海外销售或会面临苹果法务部门的狙击。此次若成功上市,这家“编外”苹果生态链成员可讲的新故事或许不多了。

信风(ID:TradeWind01)致函品胜电子董事会办公室,询问是否后续会进行MFI认证等问题,对方仅回复“相关问题参考招股书及公开资料”。

早在2014年,品胜电子的营收就达到10.91亿元,但六年过去品胜电子在2020年的营收仅为11.42亿元,2021年和2022年分别实现13.28亿元和13.29亿元,自2014年至今的复合年均增长率仅为2.5%。

参考安克创新自2014年的7.46亿元增至2022年的142.51亿元,8年间复合增长率高达44.59%。

2022年,按产品划分,品胜电子59.14%营收由充电系列贡献,包含数据线、移动电源等产品。手机内配和创新电子产品则分别贡献15.7%和19.51的营收,另有代工业务贡献3.22%的营收。

从产销量来看,2022年品胜电子的数据线、移动电源、充电器和内置电池的产销率均高于90%,处于较高水平。

品胜电子的募资用途中,约有4.19亿元用于深圳生产基地搬迁扩建项目、2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及总部办公建设项目、1.38亿元用于品牌建设及市场推广项目。

较高的产销率影响其存货周转率高于同行水平,2022年,品胜电子和安克创新分别为5.78和4.93。

但品胜电子的存货计提水平远高于同行公司。2020年至2022年,品胜电子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7460.69万元、5068.34万元和1804.6万元,分别占存货原值的27.1%、23.7%和10.19%。

与之对比,安克创新2022年这一数字为7.3%,绿联科技2020年和2021年这一数字也并未超过5%。

品胜电子在招股书中解释称,由于其销售渠道以线下为主,受到市场竞争加剧、消费者需求变动速度加快、数码 3C 配件产品的销售渠道快速向线上转变等影响,报告期前存在部分产品的销售情况不及预期的情形,从而形成了公司报告期初存货金额相对较大的历史基数。基于准则和谨慎考虑,对该类存货充分计提并合理减值。

可事实上,线上渠道才是其主要渠道。2022年,线亿元的营收,占比超六成,而线下渠道仅贡献不足四成的营收。

2019年,为了挣到品牌溢价,品胜电子启动“PISEN MORE”战略,喊出“把华强北装进品胜”的口号,号召白牌厂家给自己付品牌授权费。但这在各品牌间几乎没有差异化,技术又不存在壁垒的数码配件行业无异于“天方夜谭”。

三年过去了,包含“PISEN MORE生态圈”业务的服务类业务和加工业务的营收占比从2020年的5.71%降至2022年的5.65%。

品胜电子的增长焦虑是肉眼可见的,与白牌商品“卷”在一起,则意味着没有品牌护城河。

2020年,苹果宣布出于环保原因,决定不随机附赠充电器插头,随后华为、小米等安卓厂商纷纷跟进。这对品胜电子这类第三方配件厂商来说堪称史诗级利好,毕竟自家的东西相比厂商原装要便宜得多。

但反应在各家的业绩表现上则冷暖自知。2021年,安克创新的营收增速达到34.45%,绿联科技则达到25.86%,品胜电子则是16.29%,为三家中最低,并在2022年陷入几乎0增速的窘境。

并且一个关键的差异为,安克创新和绿联电子均通过亚马逊、ebay等平台发力跨境电商业务攻略了海外市场。2022年,安克创新在中国大陆的营收占比仅为3.66%。

与此同时,在品胜电子“卷”的较低价格带,拼多多的崛起给其他白牌厂商的商品提供了销路,品胜电子旗下产品品牌溢价不足,不仅卖不上价,也正变得难卖。其线上渠道仍然倚重经销商的模式,严重拖累了盈利表现。

2022年,品胜电子线亿元,其中品胜电子直接卖给线亿元,卖给电商平台(电商入仓)1.93亿元,卖给负责线%。

有两种可能,一是品胜电子在这一渠道投入了大额费用;二是其以较低的价格把货卖给经销商,经销商再通过低价渠道出货。

2022年,品胜电子的综合毛利率为34.47%,净利率仅为7.3%。相比之下,2022年安克创新的毛利率为38.73%、净利率为8.3%,均远高于品胜电子。

信风(ID:TradeWind01)致函品胜电子董事会办公室,对方仅回复“相关问题参考招股书及公开资料”。

而在投入研发、借以打造出技术壁垒方面,品胜电子又显得有些投入不足。其2022年研发费用率仅有3.73%,远低于安克创新的7.58%。

品胜电子在招股书中表示,“主要原因系公司整体业务处于转型成长期,各部门均对资金需求较高,致使公司投入至研发方面资金整体相对有限”。

这又与品胜电子上市募资为了满足搬迁扩产、盖楼和品牌建设等需求相左。并且品胜电子递表前连续两年大额分红,也令人起疑。

比如今年1月,浙江大洋世家有限公司在递表前的2019年,突击分红5.44亿元,但报告期内扣非净利仅为1.56亿元,并且其募资用途中提到用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与分红动作相矛盾,均被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问询提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