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争抢的手机配件“铁王座”

罗永浩做锤子手机时曾说,卖手机不如卖手机配件挣钱。可前有创业梦未竟的雷军,财务自由后创立小米;后有至今不放弃的董明珠,一意孤行要卖格力手机。

反观更挣钱的手机配件市场,即使市值一度过800亿的安克创新,似乎都“自惭形秽”,更愿意称自己为跨境电商龙头。

2022年主要依靠卖手机数据线上市的绿联科技,在招股书中对标行业老大安克创新,愿景是成为一家有价值、有温度的全球性品牌。如今正在IPO进程中的品胜电子,则是在探索消费电子的新零售业务未果后,将未来的方向瞄准了储能产品。

“铁王座”往往象征着权力、欲望、功利、垄断,以及先发优势、行业壁垒的护城河。但是在速生速死的手机配件市场,面对多个数十亿级别市场空间的机会,仅仅垄断一个品类,最多算是一门赚钱的生意。

想要成为一家具有成长性的上市企业,就需要不断地开拓新品类,进入新市场,找到新的生长空间。这也意味着,对于消费电子配件品牌来说,能否找到概括其商业模式的创新概念,要比占据一个品类的“铁王座”更重要。

曾经的3C数码配件第一股品胜电子,沉寂多年后重新活跃起来。来自深交所6月末更新的上市审核信息显示,品胜电子的IPO申请获得受理。

离开新三板五年多后,品胜再次向二级市场发起冲击。不过今非昔比,想要重新得到资本的青睐,品胜电子最大的考验,无疑是来自行业头部的营收凝视。

整体来看,2020-2022年,品胜主营业务收入为11.2亿元、13.1亿元和13.2亿元,后两年对应收入增长率16.5%和0.7%,去年几乎停滞。

再看行业头部的前两位,安克创新2022年收入增长率为13.3%,绿联2022年H1增长率为15.6%。

不仅比不了速度,也比不了体量。根据招股书数据,安克创新是品胜电子的14倍还多,绿联科技也是其3倍之余。同属三巨头,却呈现出龟兔赛跑的格局。

作为一家成立于2003年的老牌消费电子配件商,品胜不仅逊于同行,自身也有贬值的征兆。

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时,品胜电子就已经能够实现10.52亿元营收、1.23亿元归母净利润。时隔四年,2020年品胜电子的营收只达到了11.42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02亿元。

根据招股书显示,主要产生于手机修理过程中的内置配件,包含内置电池、屏幕总成等在内的手机零件发展受阻,使营收规模持续下滑。该业务对营收的贡献也从2020年的30.99%,下降至2022年的15.7%。

这还要归因于如今的智能手机市场,越来越成熟的官方售后以及更成熟的换新回收模式。

可同行都处在大环境之中。品胜的掉队,既不是没有抢到先发优势,也没有在核心产品上犯过大错,唯一失误的可能就是对于未来商业路径选择上的不同。

2003年开始创业之旅后,品胜依靠电池模组赚到第一桶金,迅速成长为彼时3C配件市场的头部品牌。

早期的智能手机,“手机+充电器+耳机”几乎是行业标配,电池还是可拆卸的。因而3C配件厂商大多是给手机厂商或是国外品牌做代工,这个阶段外置配件几乎没有市场需求。

直到2010年后,苹果iPhone 4和iPhone 4S陆续打开中国市场,其电池不可拆卸的设计逐渐被同行效仿。

伴随着手机一体化的产品设计,续航差、数据线损坏、原装配件昂贵等众多体验问题频出,第三方外置手机配件的市场需求才大量产生。

同一时期,国内电商兴起。部分3C配件厂商抓住机会转型To C消费市场,品胜、绿联、倍思等后来的头部品牌相继诞生。

但是3C配件的低价低频,以及供应链高度成熟的同质化竞争,都决定了这仅仅只是一门赚钱的生意,绝不是一个具有想象力的商业模式。

因此,在这样一个生死时速的赛道,寻找更值得长期押注的方向,成为所有玩家的出路。

2014年互联网大会上,品胜董事长赵国成炮轰O2O“不赚钱就是忽悠”。此前,品胜于2013年开展了旗下O2O服务平台“品胜-当日达”,并与阿里O2O事业部达成战略合作。

根据彼时的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前后品胜共有超过6000家门店,22万个终端渠道(销售品胜产品的手机数码店),5万家连锁渠道和1000万的电商用户。

2015年,品胜迭代其原有经营模式,制定了打造“品牌商+平台商+服务商”的复合型企业集团的发展目标。

随后千机团上线O战略落地,整合覆盖全国2000多个城市的超过5000家加盟门店、22万多个销售终端,深入线下手机维修市场。

这一整套商业模式搭建完成后,品胜意图跳出原有的手机配件硬件市场,转型成一个利用互联网思维落地本地服务的互联网平台型企业。

站在今天回头来看,不管是3C配件市场的头部品牌,还是酒类垂直市场的1919,恰恰都在新零售的概念下误入商业路径的歧途。

品胜的“不务正业”,给了起步发家更晚的第二代3C配件创业公司机会。以安克创新为代表,借着出海的市场红利,把“中国模式”复制到全球市场,获得了更大的成长空间。

安克创始人阳萌选择了主攻北美市场的亚马逊平台,其本就擅长谷歌SEO,且相较于绿联与倍思、品胜、罗马仕缠斗,安克对国外品牌简直是降维打击,很快在美国站稳脚跟。

背靠华强北供应链,又不参与国内的内卷,安克创新以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赚的是全球化的钱。

不过,“新王”安克也尚未建立独有的技术壁垒。以其近些年的爆款单品氮化镓快充产品为例,绿联以及新品牌倍思等同行,都可以快速跟进。

核心还是3C配件生意“低频低价、同质化高”的硬件消费场景未变。找到全球化的大市场,只是抬高了一些天花板,并不能跳出这个“五指山”。

这也意味着,手机充电配件三巨头,从体量来看虽拉开差距,但又共同受制于同一个可见的市场天花板。阳萌将其称为“浅海”。

所谓“浅海”产品,是指受众面广,有一定市场体量,但任何单一品类都无法形成长期大品牌的产品,如移动电源、充电器、蓝牙耳机等。

而手机、电脑则是相对的“深海”产品。它们有更加庞大的市场总值,足够的技术深度和创新纵深,有复杂而精密的技术壁垒,并且是构建护城河与生态的重要入口。

“深海”玩家一般都是科技大厂,比如苹果、IBM、小米。为了避其锋芒,阳萌也表示,安克推出新产品的方法就是盯着“浅海”领域。

坚持“浅海”产品策略的好处是可以避开大厂,更快地树立品牌,但是限制同样明显,毕竟浅海难出大鱼,“铁王座”也坐不长久。

近几年,安克和绿联先后拓展了不少品类。前者攻入扫地机器人、智能安防、投影仪、蓝牙耳机等领域,后者则是开拓了扩展坞、高清线、硬盘、手机支架等产品序列。

在今年,三巨头又共同进入到户外储能,另一个号称“大号充电宝”,且竞争更激烈的赛道。可即便开辟多线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