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患不断、内忧频起爱回收还好“突围”吗?

客观的说,这种“地图炮”式的观点有些偏激,可也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10亿至100亿美金的独角兽里有着很多“名不副实”企业。即使有ofo的前车之鉴,今年仍有不少商业价值稀缺的企业被资本捧成了独角兽。市场需要冷静的思考,这其中,也包括频繁在资本市场讲故事却收效甚微的二手回收平台——爱回收

今年6月初,爱回收宣布与京东旗下的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拍拍合并,并宣称将获得5亿美元的融资。可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官方公告显示,爱回收获得的融资现金仅为2000万美元,但是却付出了联席总裁和部分股权的代价。据媒体分析,大部分的所谓投资,可能是流量作价或其他资源交换。

这一轮融资背后尚有很多信息未对外公开,但估值提升的背后,其实难掩其资金紧张不得不滴血融资的尴尬。

到底投了多少?没人知道,单从数据上来看,不断在资本市场寻求融资的爱回收近五个月的表现和它“身价”之间并没有形成正比关系。从一些数据上来看,合并拍拍后的爱回收甚至出现了倒退现象。可见,这种估值“游戏”里存在了非常多的猫腻,只要资本方愿意,可以轻松地把一家公司“包装”出来。回头再看ofo的遭遇或许我们就会明白,为何它的估值会达到40亿。

按照道理说,一家企业的评估应该基于其本身的业务的增长或衰退。如果以这个维度来看,爱回收其实并不怎么乐观。

爱回收和拍拍的合并曾引起圈内不小的热议,一个是主打手机回收业务,一个主打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是标准的生态互补的战略合并。尤其是在闲鱼、转转发力C2B2C服务的背景下,缺“左腿”的爱回收和缺“右腿”的拍拍抱团,看上去是完成闭环。可从数据上来看,这种互补的合并,不仅未带来流量的提升,甚至造成了下跌。以爱回收举例,其月独立设备规模在8月、9月出现了非常吓人的下滑。拍拍二手虽然没有下滑,可也几乎没实现什么增长。

按道理说,上下游的两家企业战略联合总会带来一定的增长,出现跌势很反常,有三个原因或能解释这种现象:

首先,拍拍二手本身的“不景气”,造成对爱回收的拉升有限;拍拍和京东的缘分并不是“自由恋爱”,拍跟了京东就一直没获得过较大的资源倾斜。2015年,刘强东曾毫不客气的用“控制不了假货”的理由关闭了拍拍。两年后,京东重启了拍拍二手,可命运多舛的拍拍并未迎来高光时刻,在二手电商市场的占比一直未能实现突破。

其次,2000万美元对爱回收而言杯水车薪;闲鱼背后是阿里,转转背后是腾讯,而且爱回收还面临着回收宝、闪回收、估吗等平台的竞争,在二手电商大战异常激烈背景下,是否拥有雄厚资本是事关生死的大事。2000万美元丢在二手回收市场里一个水漂都打不起来,能够在巨头的竞争下业务不被腰斩已经不易,更枉谈实现增长了。

最后,二手回收电商变局再启;爱回收能够看到二手手机回收背后的巨大利益,手机厂商和二手电商平台对此同样有着清醒的认识。以往二手手机回收这个“累活”没人愿意做,爱回收垄断了手机品牌商城的以旧换新业务,这是它前些年之所以能快速发展的一根金手指。如今,手机企业开始重视这块战场,同时也意识到一家垄断所带来的客诉升高问题,因此vivo选择了和回收宝合作,小米投资了闪回收,越来越多的伙伴离之而去,这根金手指一旦断掉,对其的打击将是难以估量的。

不完全统计,如今包括苹果、华为、小米、vivo、OPPO、联想等手机品牌都推出了以旧换新的业务,随着二手回收电商竞争的激烈,市场重新洗牌开始。虽不知最终鹿死谁手,可这场混战对爱回收而言并不是好事。

1+1本来不该小于2,尤其是两个平台互补。估值数字上的风光掩盖不了模式上的短板,未来把精力聚焦到具体的业务上拓展上,才是它最该去做的事。

答案其实并不难,随着二手电商市场逐渐的形成双强格局,马太效应下,小平台的竞争力会越来越式微。

在闲鱼、转转的压力下,爱回收目前最亟待解决的是C端流量的困境。二手手机回收后有三种变现方式,第一种是经过检修后直接对用户销售,这部分占比大概20%,这也是利润最高的一块业务;第二种是通过竞拍的方式流向各大线下手机回收机构,平台通过赚取差价来盈利,这部分占比在60%左右;第三种比较简单粗暴,30%左右的手机会被环保拆解处理,通过配件售卖或其他方式盈利。

从中能够看到,第二种、第三种的处理方式可操作空间不是很大,利润最高的其实还是把二手对外直接销售。想要把回收来的二手手机直接卖给用户,需要一个庞大的C端流量做支撑。以目前拍拍二手的C端流量规模,很难支撑起爱回收的野心,如果没有自己直接的销售渠道,仅靠C2B模式赚取中间差价,市场想象空间是很有限的,而且很容易被对手复制。

其实,从拍拍二手的遭遇就能发现,走高端白领人群的京东,对于价格极度敏感人群的覆盖力度上并不强,否则也不会让拼多多在微信上发展壮大。

反观二手电商交易的主要人群,主要是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和三五线城市的消费者。

根据36氪发布的《二手经济下的用户观察报告》数据显示,二手交易平台用户男女比例为4:5。平台使用者平均年龄为28岁,其中85.3%为18-34岁的年轻人,78.9%的用户拥有大学(包括专科、本科)学历。七成用户家庭收入水平维持在万元人民币之上,其中38%的用户集中在10000-19999元人民币的区间内。

爱回收创始人兼CEO陈雪峰曾透露“从全球市场来看,中国始终站在智能手机的制高点,我们北上广深始终用最新款的iPhone,隔两代以内的iPhone,可能二三线城市,四五线城市有很大的需求,再差一点的iPhone,像欧洲,现在二手的iPhone有很大的需求,再差一点,像安卓,东南亚,再差一点可能到了非洲。”

如果不能在C端流量上突围,爱回收未来只能是为各个二手电商平台和线下分销渠道的管道,赚中间商差价看起来很“滋润”,却非常害怕对手打价格战,如今各个二手回收平台都在通过合作和自建的模式去构筑“一站式专业回收”的这块拼图。

估值只是一个数字,若不能在C端上破局,ofo的困局大有可能在爱回收上重现。

互联网公司的打法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先用轻模式切入战场,并通过不断的对产业链条上下游渗透实现对传统产业的颠覆。电商、外卖、出行市场莫不如此,一开始都是做交易的撮合,然后下沉到支付,下沉到物流、自营车辆等环节。

如果反过来玩,结果往往会很不理想。比如说顺丰优选、神州专车、万达飞凡,都是很典型的由重向轻延伸,一般很难有大的成就。

爱回收和拍拍二手的合并,如果是拍拍二手做主导,就是轻模式向重模式渗透;可爱回收唱“主戏”,就是以重向轻的发展,经验论的讲不是很乐观。

最早爱回收也很重视线上,今年年初爱回收公司总裁郑甫江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早期“中国的消费者还没有完全建立线年爱回收将重心完全放到线下门店的打造。陈雪峰也曾透露二手回收线个用户提交订单,大约有40个用户会寄出手机。在100部邮寄来的手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