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汽车渡劫:全系车型暂停接单工厂生产成谜相关方称百万工程款仍未还

4月7日,前途汽车微信小程序已无法正常显示,对此,其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表示,“小程序出现故障”,其也表示前途汽车旗下K50、K20两款车型已暂停接单。

多位消费者日前也向时代财经表示,其数月前预订的前途K20一直未收到车辆交付消息,已申请退还订金。作为前途汽车旗下第二款车型,前途K20于去年6月发布。

对于前途K20的交付问题,时代财经向前途汽车发函了解详情,截至发稿暂未取得回应。前途汽车客服则表示:“一些关键节点进度耽搁了,再等几个月”。

不过,在国内市场陷入困境的同时,前途汽车正把目光瞄准海外:就在今年3月,前途汽车宣布与美国上市汽车公司Mullen Automotive,Inc.(简称Mullen)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拓展美洲市场。前途汽车表示,此次合作协议的签署,使前途首款量产车K50在北美市场由市场推广阶段进入到实质性的生产和销售阶段。

公开信息显示,前途汽车在国内市场前后共发布2款车型:第一款车型前途K50于2018年发布,定位纯电动超跑车型,补贴后售价68.68万元起。据华夏时报,K50在之后上市一年半的时间内,累计销量仅为131辆。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前途汽车小程序显示前途K50仍可购买。但时代财经4月7日发现,前途汽车小程序已无法正常显示。客服回复称,“小程序维护中,需要几个工作日时间”。此外,前述工作人员称,前途K50当前仅有库存车,且不接收正常订单购买。

前途汽车在2022年6月6日发布了第二款车型前途K20,预售价8.68万-14.98万元。据了解,前途K20定位“纯电小钢炮”,采用两座布局,订金199元。前途K20在发布之日起还开启了“百人成团”活动:按照预订订单顺序,后续每增加100名预订用户,前100名预订用户尾款优惠增加100元。以此类推,首批100名预订用户最高享受10000元减免。

前途汽车提供的信息显示,截至2022年7月15日,前途K20预售订单已突破2.5万个。不过,多位消费者对时代财经表示,自去年支付前途K20订金至今,前途汽车均未向其交付车辆。因此,不少消费者选择退订。

此前有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称,申请退还订金时并不顺利,有的订单退款耗时长达一个月。不过据时代财经近日了解,不少消费者订金已顺利退回。

前途汽车的销售困境不仅体现在难以交付已订产品,也体现在当下整体销售体系的停滞:在前途K50停止接受订单的同时,前途K20也暂停接单。

日前,时代财经以消费者的身份向前途汽车方面了解两款车型销售情况。一位主管门店销售的工作人员表示,受疫情影响,前途汽车产品交付进度推迟,目前暂不接受新订单。“我们也不确定交付时间,所以不能接受新订单。”其称:“最快交付也要在今年下半年。”

此外,据其透露,前途汽车12家全国门店(前途汽车微信小程序数据)中,仅有苏州门店有前途K20展车。且其余门店日常联系、维护工作均由其负责。时代财经尝试联系温州等外地门店,发现电话均打到了该工作人员处。

前途汽车微信公众号2018年4月消息显示,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一期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投资超过20亿元,规划产能为5万台。在2017年底,该工厂开始试生产。

4月6日,一名当日傍晚曾到访前途汽车苏州工厂的消息人士对时代财经称,其从门卫处了解到,厂区内仍有人员工作。但据其现场观察,厂区内工作人员稀少,且并未见到实车。

时代财经分别致电苏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苏州市虎丘区经济发展委员会了解前途工厂事宜,其均表示不了解相关情况。

时代财经注意到,前途汽车在微博、抖音等多个平台均有官方认证账号在运营。其中,前途汽车旗舰店账号在2022年还进行过多场抖音带货直播,带货商品为前途K20。不过,前途汽车旗舰店抖音账号在2022年12月14日发完最后一条动态后至今再无更新,其最新的一条微博也定格在了1月21日。在前途汽车抖音、微博账号评论区,不少网友在线“催车”,询问交车日期。

时代财经就前途汽车当前销售情况、工厂运营情况多次向前途汽车以及其母公司长城华冠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对方未予答复。此外,时代财经尝试拨打长城华冠电话,但未能拨通。当前,前途汽车、长城华冠网站已无法打开。

对于能否顺利交付前途K20,前途汽车客服表示:“一些关键节点进度耽搁了,再等几个月。”

此外,在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信息查询系统中,时代财经查询到了此前已经上市的前途K50,但并未查询到前途K20的申报信息。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未通过工信部申报审核,车辆便不能合法生产销售、上路行驶。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自身生产、经营难题之外,前途汽车还陷入多项合同纠纷、劳务纠纷之中。

据天眼查信息,在前途汽车207条涉诉关系中,除了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城华冠)外,前途汽车与上海宝冶集团涉诉关系最多,涉诉案件达到7条,涉诉案由包括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等。

时代财经查阅2020年前途汽车与上海宝冶集团的多项判决发现:上海宝冶集团曾向苏州仲裁委员会提出,前途汽车在某案涉工程竣工后,一直未对工程进行结算、且未退还履约保证金等。2020年6月1日,苏州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前途公司应于裁决书送达后二十日内向宝冶公司(上海宝冶集团)支付工程款人民币8505508.90元,并裁判前途汽车立即退还履约保证金4230000元等。

4月6日上午,时代财经致电上海宝冶集团法务部门了解到,上述相关欠款至今仍未偿还。“(拖欠款项)没还。”该部门负责前途汽车事务的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前途汽车没有可执行的财产,剩下的厂房、土地和生产线可能也处于拍卖过程中,但一直没进展。”

对于上海宝冶集团相关表述,时代财经向前途汽车方面发函核实。截至发稿,对方未予答复。

除了拖欠供应商、工程公司货款,前途汽车还与多人存在劳动合同、经济补偿纠纷。

据天眼查显示,在与姚某的经济补偿金民事判决中,由于前途汽车与姚某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判决前途汽车向姚某支付工资208000元、餐卡余额9136元、经济补偿金72240.25元等。

苏州市政府网站显示,关于前途汽车欠薪、变相辞退等投诉有不少。2021年3月,苏州高新区(虎丘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一则案例中回复称: 我局已就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立案并责令(前途汽车)公司依法支付员工工资,并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公司陆续筹集了部分资金用以发放工资。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2年一则“万帮数字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前途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合同纠纷首次执行执行裁定书”中,法院查实被执行人前途汽车等名下已无证券、无不动产、无可供执行存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