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黄河”玩具枪厂负责人:我曾哭三四天认定6000多把为能装备一个师

五一前夕,68岁的黄河只身来到上海,与律师拟好申诉书,预计节日后提交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他说,80后和90后有很多人玩过他生产的“黄河牌玩具枪”。但作为生产商负责人,他已服刑十余年。

2003年,国企下岗的黄河在福建晋江的村里开办了一家玩具厂,他从香港买回台湾生产的玩具枪,然后仿制。得益于当地侨胞,他的玩具枪一度远销东南亚多个国家。

2010年,公安部印发了《公安机关涉案性能鉴定工作规定》(以下简称《鉴定规定》),明确了认定标准——对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即认定为。

2011年7月,黄河被警方刑拘。根据判决书,公安机关扣押其玩具厂近两万支塑料枪成品,其中5728支具有致伤力,认定为。2012年,因非法制造、罪,黄河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其上诉后被驳回。

据央视新闻报道,2016年底,摆摊打气球的天津大妈赵春华被天津市河北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罪名是非法持有罪。她被定罪量刑的依据,正是前述《鉴定规定》。2017年1月26日,天津市一中院综合考虑赵春华的各种情节,对其量刑依法予以改判,以非法持有罪判处她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明确了刑事案件定罪量刑标准,不仅应当考虑涉案的数量,而且应当充分考虑涉案“的外观、材质、发射物、购买场所和渠道、价格、用途、致伤力大小、是否易于通过改制提升致伤力,以及行为人的主观认知、动机目的、一贯表现、违法所得、是否规避调查等情节等。”

去年12月6日,经过4次减刑后,服刑11年5个月的黄河刑满获释。出狱后,黄河告诉九派新闻,他一直怀着期盼,熬过了狱中十余年。他会继续申诉。

然而真正要定罪,还是要依照法律准绳。在《管理法》对于的认定中,其基本要件之一是:“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而我的玩具枪不可能致人伤亡,他们定我的罪时,说的是“既有致伤力”。

(根据驳回判决书,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管理法》第四条规定,国务院公安部门主管全国的管理工作。根据以上规定,公安部是管理工作主管部门,其负责管理的标准化工作,在没有国家标准的情况下,有权根据需要报国务院标准化行政主管部门备案后制定的的行业标准。根据公安部制定的《鉴定规定》,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J/cm2非制式均应被认定为具有杀伤力。)

1.8焦耳是什么概念?就是从二楼撒尿下来的力气,怎么打都不会致人伤亡的。杯子放在桌子上用力敲一下就有1.8焦耳,随便弄个玩具枪都很容易超过1.8焦耳。

我们从回收站回收家庭电器、塑料等废品,去融化,再做以废物利用,生产过程是非常环保的。依靠人工成本便宜的优势,我们制作的玩具枪在海内外都有销售,最远的到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国家。

2005年时,公安机关曾说我是,把我的玩具枪没收了,当时我损失了两三百万。3年后,拍卖行又出现了我的这批枪,系公安委托拍卖。当时,拍卖行来找到我,因为我有玩具枪的客户和销售渠道,为了减少损失,我就把他们买了回来,100吨,放到仓库里,到了2011年,这十万支卖到剩下一两万支,也就是被公安机关查获的那些,其中的6000多支被鉴定成了。

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盼头,觉得我会被放出来,因为玩具枪就是玩具枪,假的真不了,我总想着要放我出去了,就靠这样的信念支撑了十几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