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侵犯注册商标权、著作权犯罪典型案例

本案系全国首例假冒“绿色食品”证明商标案,也是本市首例对农民专业合作社适用企业合规的案件。绿色食品商标是证明食品无污染、安全、优质、营养的标志,表示食品的某一特定品质,系1992年核准注册的我国第一例证明商标,权利人为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绿色食品商标作为企业的无形资产,在现代生产和流通中的作用日益被人们重视,假冒绿色食品等证明商标不仅损害了商标品牌声誉,也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2021年12月起,某果蔬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邓某甲、某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邓某乙等人,在未取得权利人授权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委托他人制作绿色食品标志、农产品地理标志,并贴附在“青浦白鹤葲红草莓”包装上,后销售他人。经查,销售金额逾人民币22万余元。

2023年3月14日,上述两家涉案单位企业合规考察经第三方组织验收通过。鉴于邓某甲等人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认罪认罚情节,依法可以免除处罚,经公开听证,同月28日,徐汇区检察院依法对邓某甲等3人作出不起诉决定。

检察机关对本案依法作出定罪不起诉的决定,对邓某甲等人假冒绿色食品证明商标的行为作出否定性评价,告诫邓某甲等人在今后经营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过程中恪守法律法规,强化知识产权合规意识,切实履行诚信经营义务,对相关侵权行为起到警示作用。与此同时,对于涉案企业依法适用企业合规,同步启动“第三方组织+异地协作+跟踪回复”机制,举办“绿色食品知识产权依法保护”系列活动,并与外省市检察院会签《企业合规异地协作工作机制》,与区市场监管局会签《加强企业合规共认行刑衔接实施意见》,联合区市场监管局、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上海市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发布全市首个《农产品企业知识产权合规标准指引》,实现“办理一案、治理一域、规范一行”,以绿色合规推动绿色生活共享、食品安全共治、城市发展共建。

本案权利人系注册于卢森堡大公国的门窗领域全球知名企业,案件自受理之初即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案件受理后,检察机关坚持平等保护境内外权利主体的司法理念,充分履行监督职责。案件判决后,卢森堡大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寄发感谢信,对检察机关办案专业能力,营造公平竞争环境表示由衷感谢。

阿鲁克幕墙门窗系统(上海)有限公司系一家研发、生产、设计各类幕墙、门、窗及其相关机械设备、配件的企业。通过《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将“ALU-K”商标申请国际注册并向我国申请领土延伸保护。2012年,被告人夏某以其实控的上海某贸易有限公司与阿鲁克公司签署销售推广协议,代理销售推广阿鲁克公司产品,约定夏某不得申请注册、或使用“ALU-K”相同或近似商标。2013年至2014年间,夏某未经阿鲁克公司许可,向他人销售标注有“ALU-K”及“ALUK”标识的门窗配件产品金额达人民币100余万元。经鉴定,上述门窗配件产品系均系假冒注册商标的产品。

经徐汇区检察院提起公诉,2022年7月,法院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判处夏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

本案中,检察机关获得侵权线索后,依托与区公安、法院、市场监管局共同搭建的“四方协作”信息化平台,迅速移送犯罪线索,积极引导侦查取证,筑牢证据根基,进一步凝聚工作合力。检察机关充分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加强对被告人的释法说理,促使其从拒不认罪转变为真诚认罪悔罪,并最终退赔人民币100余万元,在使商标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障的同时,促使案结事了,实现公正与效率的平衡,也有效维护我国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国际形象。

伴随网络直播电商兴起,“直播带货”“粉丝引流”逐渐成为网络售假犯罪新手段,相较传统网店售假,直播售假证据的收集和固定难度更高,直播引流形成的聚集效应对品牌权利人造成的损害更大,严重扰乱互联网商业的正当经营环境。本案犯罪分子借助直播带货平台,利用主播间互相“引流”的方式,在同一时间段内大量销售众多假冒国际奢侈品牌的假冒产品,销售金额高达上千万元,严重侵害商标权利人的合法权利,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

被告人洪某某伙同他人组建名为“迪拜港”的犯罪团伙,设立主播部、客服部、仓管部、美工部等部门并招募相关工作人员。2019年5月起至2020年8月,洪某某从被告人王某某、唐某等人处低价购进假冒“LV”“DIOR”“CHANEL”等注册商标的包袋、墨镜、饰品及手表等商品,借助淘宝电商平台,通过“迪拜港大叔”等直播账户,采取“引流”客户、粉丝维护等方式保持直播间热度,伙同他人进行大量、公开销售,销售金额达人民币上千万元。

经长宁区检察院提起公诉,2021年4月至2022年4月,洪某某等人分别被判处五年至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700万元至5000元不等的罚金,部分被告人适用缓刑。对因犯罪情节轻微且自愿认罪认罚并退出违法所得的部分被告人,依法宣告不起诉。

一是精准把握直播引流犯罪本质,全链条打击共同侵权犯罪。本案销假犯罪呈现职业化、规模化、公司化特征,团伙人员众多、分工细致且层级明确。检察机关对团伙负责人以及重要岗位发挥作用的人员依法认定主犯从严惩处,加大财产型处罚力度,其中主犯洪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700万元。同时对其余参与程度较低,仅赚取工资不参与分赃的人员依法认定从犯,实现罚当其罪。对情节较轻且退缴全部违法所得并认罪悔罪的部分被告人依法宣告不起诉,充分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二是将追赃挽损贯穿于诉讼全过程,体现修复性司法理念,维护知识产权合法权益。在办案过程中,检察机关结合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机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等,将追赃挽损贯穿于诉讼全过程,督促落实全案人员退赃退赔工作,促进犯罪分子认罪伏法,结合财产刑的执行进一步遏制其再犯可能性,另一方面也最大化修复受损法益,弥补知识产权权利人权益损失。

《刑法修正案(十一)》明确将规避著作权人技术措施行为纳入刑法规制,回应了数字时代著作权全面司法保护的现实需求。当前市场经济中,越来越多的计算机软件开发者为保护其软件著作权及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会专门研发安全防护程序,配备专用加密工具(又称“加密狗”),将安全防护程序嵌入被保护的软件,或将二者绑定使用。本案中犯罪行为人就是采用销售盗版加密狗、维修软件的方式侵犯他人著作权。对此,检察机关深入研判著作权保护新样态,用好法律新规定,通过司法办案形成正确的社会引导,满足数字经济保护新需求。

飞某公司系医疗设备生产企业,其为保护设备维修软件等著作权及计算机系统安全,开发了安全防护程序及“加密狗”工具。使用人必须使用飞某公司授权发放的“加密狗”,通过安全防护程序身份认证,才能浏览使用被隐藏、限制的软件功能及加密文件。2020年起,刘某某未经飞某公司许可,从网上购得盗版“加密狗”(上游犯罪追诉中),并利用电商平台向他人销售提供。经鉴定,盗版“加密狗”能够避开安全防护程序,获得受保护软件、文件的浏览使用权限。此外,刘某某未经许可,通过分享网盘链接等方式向他人销售飞某公司维修软件等作品。至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