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小伙儿屡败屡战亏损百万、欠一债仍坚持创业:我觉得钱不难挣启点

原标题:北京小伙儿屡败屡战,亏损百万、欠一债仍坚持创业:我觉得钱不难挣启点

我们时常把创业想得太过简单,认为获得成功轻而易举。然而,看似“一帆风顺”的创业路,背后多有难以言语的艰辛。创业起始就像从无路可通的丛莽中,拼尽全力淘尽数千斤沙石,找寻那几粒金屑。

用微不足道的开始,去圆扎根内心的梦,搜狐财经全新栏目《启点》,对话企业创始人,了解不为人知的艰难创业路,本期节目对话周赏涛,体会跌宕起伏的创业路。

80后创业者周赏涛最开始是2004年在广州一德路做过玩具生意,当时的周赏涛对做生意一窍不通。“跟一个合伙人一起,当时我拿了5000块钱,我们俩合起来也就3万块钱。有一天我就从泰康路拿了一些小玩具到一德路卖,一天挣了大概1000多块钱,当时觉得这钱是真好挣,那算是我做的第一笔生意。”

但现实并没有周赏涛想得那么简单,周赏涛表示,当时在广州压力太大,他每天都会去催账。“后来我们发展到自己做一些货,比如手表,然后给批发商,中间挣一点差价,慢慢地就是结账、做货,我们这圈子钱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是好景不长,周赏涛回忆称,他接触的几个商户最后都被合伙人接手了,二人也逐渐产生矛盾。“我懒得争,我家乡在北京,在广州觉得无依无靠的就一个人,而且当时在澳门一宿输了十几万,挺崩溃,就回来了。”

周赏涛“净身出户”回到北京之后,做了两三年的折纸生意。当时他的折纸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还出了书。“那时候最多招了有11个加盟商,包括新品研发都是自己,到最后坚持不下去了,因为各方面开销都很大,当时十字绣特别火,我认为我这也能火,就出几个材料包,那个时候都有加盟店,但是没做起来,因为后续扩张太快,新品跟不上。”

周赏涛表示,当时大家对折纸的认可程度不是很高,但他就觉得这是文化,想做下去。“可是把文化做起来太难了。当时我借了好多钱,而且专利每年也需要交费,到第三年、第四年,专利费已经很高了,最后我就把专利作废了,但是专利证我还拿着,放在家里做个纪念。”

经过这次创业,也让周赏涛感受到了创业的现实和残酷。他感叹,坚持自己的理想是极其困难的,很多时候根本挣不到钱。他在采访中坦言,“我创业就是为了挣钱。”

在创业生涯中,周赏涛坚持最久的,就是“北京小伙儿”手机店,目前已经开了16年。而经历两次创业后,周赏涛欠了不少钱,所以他这次创业就是一门心思想挣钱,认为手机行业别人能做自己也能做,当时开手机店前周赏涛专门拜了师父,学修手机,最开始店铺的业务就是以修代卖。

“北京小伙儿”手机店也是一家一家开起来的,最多时候在一个商场里开了四个店。“前后左右都有店,一进门就有我的店,逛到中间也有一家,走到后边也有一家。”

但他也表示,因为当时赶上电商刚刚兴起,中间有段时间生意很不好,于是周赏涛决定前往深圳继续做手机生意,另谋挣钱路,但这段在深圳的创业经历,其结果就是背着100多万亏损的他再次返回北京。

“一款手机配件三十,你必须得进够一定量,然后有客户来问你,我说卖32,但是他会到他原来购买的商户那里,说我卖32,然后人家反手降价30,我就没利润了,如果我短期配件卖不完的话还会降价,电子产品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价格调整,所以慢慢地,就赔了好多,坚持不下去了。”

周赏涛表示,当前手机行业已进入线上线下全透明的时代,“那个年是大家都不知道贴膜多少钱,现在网上都是9块9包邮,那个时候贴个膜二三十、四五十,甚至贴一个膜100,大家都会觉得,还是贴一个吧。”

“现在行业不景气了,不像原来,那时候光贴膜一天能贴一万块钱,现在我一天就没有两三个贴膜,都是朋友,来了甚至不收钱。”因此,现在“北京小伙儿”手机店就以回收、置换为主。

受电商崛起和疫情冲击的影响,周赏涛的手机店从原先的四家缩减到现在的一家,但他也坦言,“北京小伙儿”手机店一直都是他的根基,不管之后做什么,“北京小伙儿”也会一直存在。

周赏涛手机店的消费者目前以回头客为主,考虑到消费群体受限,盈利很难再上一个台阶,于是在去年,周赏涛与合伙人一同开了家餐馆。他坦言,开这家餐馆的启动资金为60多万,但因为之前多次的创业经历,其家人开始担心这次的餐馆是否也会赔得血本无归。

“投资这家餐馆之前,我媳妇就是哭着跟我说,别再赔了。因为2019年疫情刚刚开始的那会儿,我做的猫粮狗粮赔了大概100万吧,当时觉得看别人挣着钱了,我也想试试,我闲不住,但这属于跨行创业,什么都不懂,后来把这钱就交学费了。”

对于开餐馆,周赏涛表示,一个人做不了,太难了,一定要找专业的合伙人。他回忆称,他的合伙人曾在十几年前,在他的手机店里买过手机,之后离开西单,自己做餐饮,他们也一直保持联系,后来一拍即合,决定合开一家“暴躁黑叔”美式快餐店。

“我觉得餐饮还是有出路的,但是选址很重要,再加上朋友,就是干什么你都得有朋友,讲的就是人头地头熟,要不然的话有很多事比较麻烦。”

创业多次,周赏涛始终没有想过要去公司上班。“自由惯了”,周赏涛坦言,还是想多尝试不同的可能,不想让自己的人生被框定起来。“我还没实现财富自由呢,想挣到一个月一二十万吧,这样起码生活、家庭各方面都能稳定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