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通国际物流通道助力共赢发展

在泰国尖竹汶府一家榴莲分拣工厂,工作人员在分拣榴莲。 王 腾摄(新华社发)

2023年3月9日下午,“中西建交纪念号”中欧班列(义乌—马德里)从浙江义乌铁路西站启程,开往西班牙首都马德里。 龚献明摄(人民视觉)

近日,以“中西建交纪念号”特别命名的“义新欧”中欧班列从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鸣笛发车,与从中国义乌同时开出的列车对向而行,以庆祝中西建交50周年。当前,中国国际物流网络不断延展,既便利了各国同中国的贸易往来,也在完善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带动物流产业发展的同时,助力中国与相关国家实现共赢发展。

每天清晨,位于波兰东部边境的马拉舍维奇场站就开始忙碌,场站里随处可见标有“中欧班列”字样的集装箱。数十家来自欧洲各国的物流公司云集于此,完成中欧班列运输货物进入欧盟后的第一次转运,再发往欧洲各地。目前,九成进入欧盟的中欧班列都在这里进行转运。

“马拉舍维奇场站是欧盟最重要的物流集散地之一,目前从中国西部的枢纽城市到马拉舍维奇的平均运输时间为8至9天,时效大幅度提升,成本却大大降低。”中欧班列境外段运营商RTSB波兰分公司品牌经理乔安娜·库吉科说。

马拉舍维奇场站日益繁忙的运输场景,既是中欧班列日益畅通的印证,也是中国国际物流网络不断延展的缩影。根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的统计数据,2022年中欧班列共运行1.6万列、发送货物160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9%、10%。目前,中欧班列已经联通中国境内108个城市,通达欧洲25个国家208个城市,累计开行6.5万列、发送604万标箱,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国际货运线路之一。

中国跨境铁海联运班列也焕发着强大活力。不久前,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满载着100个集装箱的货物,从重庆团结村中心站出发,经广西钦州港换乘海船,将汽车、摩托车、发动机等产品带到东南亚。今年春节期间,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开行量同比增幅创历年新高。

2017年9月,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前身——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铁海联运常态化运行班列在重庆首发。南向通道以重庆为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青海等西部省份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通达东南亚以及世界各地,逐渐成为中国西部地区最便捷的出海通道。如今,西部陆海新通道不断完善,铁海联运网络已通达新加坡、曼谷、胡志明市等多个东盟国家和地区的港口。

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深入实施,区域经济一体化加快推进,国际物流需求大幅增加,西部陆海新通道为商户们提供了更多元的选择。“有了西部陆海新通道,货轮从文莱的港口出发,经停新加坡到广西的钦州港,换乘铁路去往云南、四川、重庆,十分便利。”经营着一家贸易公司的文莱商人郑作亮把文莱的虾片、咖啡等产品引进中国市场,同时也把中国的沃柑等产品推向东盟市场。“走这条通道耗时短,物流费用也很优惠。”郑作亮赞不绝口。

“过去,中国西部和东盟的贸易,主要通过中国东部地区港口。西路陆海新通道能够缩短贸易距离,减少成本,有助于加强中国西部地区和东南亚国家在贸易、投资、物流领域的联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问题研究院副教授李明江表示。

作为东南亚地区最大的航运公司之一,新加坡太平船务运营着“钦州—新加坡—泰国—柬埔寨—钦州”以及“钦州—新加坡—越南—钦州”航线。“每年的水果收获季,东南亚的榴莲、椰青、芒果、香蕉等水果都会搭乘太平船务的船舶运抵钦州,再发往中国各地。”太平船务执行主席张松声表示。

哈科特港市奥尼港是尼日利亚第三大港口,港口内的和联海外仓里储存着不少来自当地的农产品。每天早上9点海外仓开门时,一列大大的“丁”字形队伍早已沿着门前的马路向两侧延伸。门前排队的是100余辆大卡车,外墙两侧,当地民众拿着奶制品、饮品、水果等,整齐摆好摊位,还沿着车队一路兜售。

和联奥尼港海外仓占地150亩,由深圳市和联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运营。2021年4月,该仓被奥尼港所在的河流州政府特别指定为“海关监管仓库”,海关、港务局与码头运营商等均在仓内设有办公场地。“商户们在仓内即可完成现场清关、货物入库和运输等工作,打通了快捷方便的‘一条龙办公’服务通道。”和联奥尼港海外仓负责人胡君楷一边说,一边忙着指导货物装卸。

近年来,中国海外仓企业数量不断增长。截至2月底,在海关备案的跨境电商海外仓企业已经达到1713家,为跨境物流发展提供了强劲助力。国内电商出口企业先通过海运、陆运、空运等大宗运输的方式将货物批量运送至业务所在国海外仓储存,当地客户下单后,订单货物直接从海外仓进行分拣、包装、配送,大大缩短物流时间,提升消费者购物体验。

“以前货物都要到公共码头手续,光排队就要一天一夜。现在在海外仓,货物随到随卸,海关、港务局随时办理,一点都不耽搁,效率真是太高了!”当地从事大宗商品贸易的伊赞瓦卡·艾迈卡表示,和联奥尼港海外仓建成前,集装箱放在堆场,一不小心货物就丢了。“现在管理很规范,存取有序,既高效又安全,再也不用担心了!”

目前,通过和联海外仓集港、出港的中资企业已达400余家。奥尼港海关副关长阿日瓦介绍,以前奥尼港每日吞吐量为1200余个标准货柜,和联海外仓建成后,吞吐量超过了2000个标准货柜。“现在效率、吞吐量、安全系数都有了质的飞跃,期待未来奥尼港成为国际大港。”阿日瓦充满期待。

同样通过中国海外仓企业建设获得强大产业发展动力的还有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2013年中国港控接手瓜达尔港的运营开发后,就着手建设瓜达尔自由区,海外仓是其主导功能之一。临沂商城海外投资(巴基斯坦)有限公司是自由区第一家入园企业,在自由区南区建有占地1.45万平方米的仓储中心。该公司负责人介绍,仓储中心拥有仓储、展示、保税加工等多个功能。随着免税政策的实施,将有更多企业入驻自由区并开始开展业务,“这有利于实现仓储中心借助瓜达尔港辐射整个巴基斯坦,甚至是南亚和中东的功能”。

“在小麦、化肥、液化石油气等多个与本地经济民生相关的项目上,瓜达尔港承接仓储转运功能的区位优势显著,成本相比卡拉奇港、卡西姆港更低,对本地区发展起重要促进作用。”巴基斯坦物流商哈吉·拉扎克表示,随着东湾快速路将港口与瓜达尔地区主要公路连接,瓜达尔港的物流集散中心功能进一步提升。

日益密集的物流体系连结的不仅是运输网络,还有中国同各国的经贸合作。越来越多的国家也希望能够借助日益畅通的物流渠道进一步深化对华合作,搭乘中国发展的快车。

去年以来,中欧班列去回程综合重箱率高位企稳,保持在98%以上的较高水平,不仅给沿线国家送去了优质的中国产品,也捎回了更多的欧洲产品,波兰的乳制品、匈牙利的牛肉、西班牙的火腿等商品因此更多地走上中国的货架。当前,中欧班列货物种类已从最初的手机、笔记本电脑等数码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