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汽车“坟场”:消失的网约车、共享汽车在这里论斤卖

一些城市的角落里,汽车“坟场”如同一块“牛皮癣”,堆积在那里的“僵尸”网约车、共享汽车,滞销的网红新能源汽车,讲述了风口背后另一些故事。

前几年,网约车、共享汽车大爆发带动了一批汽车销售潮,特别是国产新能源车。但随着资本退潮、行业趋于饱和,当年集中投入使用的车子可能成为无处安放的包袱,最终演变为不少地区频频出现的汽车“坟场”。

这些“坟场”里通常停放着数百辆、甚至上千辆废旧汽车,由于长时间无人管理,有的已经被引擎盖高的杂草包围,油漆开裂,车身严重锈蚀,甚至发生自燃,烧得只剩下骨架,在草丛中自生自灭。

在“坟场”里,除了看见“僵尸车”在等待死亡,还能窥见汽车行业微妙的细节变化:一些曾需要等车数月的网红新能源车被存放在这里,折射出如今电车终端销售放缓的趋势;以省油、耐开著称的日系车越积越多,背后是受电车冲击,传统油车销量日趋萎靡的故事。

在温州瓯海区龙霞路地铁站附近的一块空地上,数百辆车正静静“躺”着,其中不少已经“躺”了几年时间。

这块空地南面紧邻金温铁路线,因为有火车经过,长期难以得到开发;北面是4S店密集的温州大道汽车街;不远处则是二手车市场。多重因素作用下,这里逐渐发展成温州汽车“坟场”。

近日,《豹变》探访这个汽车“坟场”,其中数量最多的是东风风行景逸S50、吉利等新能源车型,数量约200辆左右,车况较差。从部分车子车身上滴滴、万顺的广告看,这些是网约车公司淘汰下来的运营车辆。清明节前后,温州连续下了几天雨,但很多车的门窗大开,任由雨水淋湿,而汽车特别是电车因为电子零部件众多,最怕的就是被水浸泡。显然,这些车子被抛弃在这里后,无人关心。

在一些车内散落的车险投保单上看到,投保人为温州一新能源网约车公司,投保时间为2020年9月-2021年9月,据此推测,这些车子在这里已经有一年多时间。而周边商户表示,他们不清楚这些车是谁的,平时也没看见工作人员来看管。

企查查上显示的公司网址已无法访问,电线日,《豹变》来到该公司注册地址,发现现场为一家家政公司,大门紧锁,从现场陈设看,似乎已人去楼空多时。

在一辆车上,《豹变》找到一位网约车司机的联系方式,对方称自己两年前租过该公司的车跑过一段时间网约车,后来离开了,不知道车子后续如何处理。

由于长时间停放,很多车子刹车片已经锈迹斑斑,油漆开裂,车门缝隙里长出了杂草,座椅因为长时间被雨水浸泡,已经发霉、鼓包。

这些车并非毫无价值,有一部分扮演着“器官捐献者”的角色:车灯、轮胎、电机、方向盘、甚至前后保险杠等较值钱的配件被拆除。周边二手车商推测,可能同款车型有的还在运营,出故障后就从这些车上拆配件替换,降低维修成本。

在这座“汽车坟场”里,除了废旧汽车,还有不少新面孔:100多辆全新的比亚迪汽车、20多辆长安深蓝SL03、10余辆欧拉等热门新能源车。

车前挡风玻璃上贴着的标识卡显示,部分长安深蓝于2022年8月出厂,已滞销8个月时间,按行业惯例,出厂6个月还没卖出去的车子就属于库存车。

2022年7月,长安深蓝SL03正式上市,是长安汽车新能源旗舰车型,一度被视为特斯拉Model 3的有力竞争者。不过在特斯拉、比亚迪海豹等竞品降价的压力下,此前长安深蓝SL03的销量并不尽如人意。

数据显示,2023年1月深蓝SL03交付量下滑至6137辆,环比跌了近五成;到2月继续下跌到4103。2023年3月,汽车市场开启“价格战”,长安深蓝SL03也被迫加入,最高降价4.2万元,最终带来3月的销量回升。

而现场停放的比亚迪以宋PLUS、海豚等车型为主,有的出厂时间为2023年1月。2022年年中刚购买过宋PLUS、海豚的两位消费者对《豹变》表示,当时从交定金到提车,等了三四个月时间,没有任何优惠。在库存逐渐增加的情况下,4月7日,《豹变》联系温州比亚迪海洋网门店,对方称现在都有现车,提车不用等,宋PLUS车型能优惠6800多元。

比亚迪是近年来最热销的国产新能源车品牌,2022年全年销量超过一汽大众,是自主品牌第一次问鼎国内车市年度销冠。但在今年车市内卷加剧、降价成风的背景下,比亚迪的销售压力也明显加大。

“坟场”里另一股势力是丰田雷凌、卡罗拉等日系车,数量在100辆左右,也是唯一有人看管的车型。工作人员称,这些车都是淘汰下来的公司用车,2019年上牌,但行驶里程比较长,开了几十万公里。

“好一点的能当二手车卖个四、五万元,全新的落地价要十五六万,现在价格起不来了。车况差的会拆掉电机等配件,换给其他车。”该工作人员称。

此前,丰田雷凌、卡罗拉以省油、故障率低、保值率高著称,号称汽车界的“理财产品”。但在新能源车的冲击下,近年来日系车销量大幅下滑,保值率大打折扣,也成了汽车“坟场”新客。

汽车“坟场”里的车大部分来自于网约车、共享汽车公司,多年前,在资本加持下,这两个行业乘风而起。

移动互联网发展推动网约车成为人们出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网约车市场快速发展,网约车司机、运营车辆规模也不断扩张。交通运输部发布的2023年2月网约车行业运行基本情况显示,全国共有303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517.7万本、车辆运输证219.1万本,同比分别增长15.2%、27.7%和34.3%。

按照规定,从事网约车运营的车辆行驶满60万公里或8年需要强制报废。从实际情况看,汽车“坟场”里的车主要不是这些退役车辆,而是来自问题公司及故障车辆。

头部网约车平台工作人员王芳对《豹变》表示,只要车子还能安全行驶,运营公司一般都会继续对外出租。只有公司经营不善、车子租不出去,或者倒闭了,车子才可能被抛弃。

“网约车行业一般模式是平台负责撮合,线下运营的资产公司负责管理司机、出租车辆。车子如何处置主要看资产公司的安排。”王芳称。

这类资产公司一旦经营不善,其运营的车辆很可能因不好处置、卖不上价而被抛弃到汽车“坟场”。

交通运输部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有67家网约车平台超过180天未上传公司数据。根据相关行业规定,从事网约车行业就必须按时上传车辆、驾驶员等基础静态数据,以及订单信息、定位信息等动态数据。

67家网约车平台“失联”,很多其实已经成了“僵尸”平台。而企查查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经有2793家网约车平台处于注销或吊销状态。这些因为平台问题造成的“僵尸车”恐不在少数。

而在网约车之外,曾经大火的共享汽车也为汽车“坟场”贡献了不少“僵尸车”。截至目前,全国有近2400家共享出行公司处于注销状态。这造成大量共享汽车被抛弃在城市郊区。

在杭州双浦镇,就曾有约2000辆废弃的共享汽车在当地“躺平”了近四年时间,不仅给村民出行带来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