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逐鹿手机配件赛道“降维打击”会出现吗?

从去年开始,大宗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扬,不少材料价格在今年纷纷到达历史巅峰,这深刻地影响着中国制造业,在家电产品外,手机配件也成为“受害者”。

市场认为,随着手机配件竞争的不断加剧,现在国内外手机配件行业赚钱也开始越来越难,且伴随原材料价格上涨,行业价格越发透明,市场供大于求,整个赛道已是红海。

但要说手机配件行业走向落寞无以为继也并不是,像刚上市的一款手机智能魔盒-随动S1,天猫开售仅一小时便做到了销售额破千万。显然,要做好手机配件生意依旧有门路。

智能手机市场规模大小已经无需多言,数万亿规模的底蕴即便是在市场趋于饱和,行业天花板早已显现的如今,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依旧达到了12.4亿部。

但很奇怪,万亿规模的智能手机市场却没催生出一个同等级别的配件市场,并不是说如今手机配件市场规模不大,而是相比巨头林立的智能手机领域,配件商品在品牌认知方面则略显单薄。

对比PC市场就能轻易看出差距,作为另一个万亿规模的消费电子产品,除了各大整机厂商外,在配件领域也都跑出了一批巨头,例如显示器领域的冠捷;键盘领域的樱桃、斐尔可;鼠标品牌罗技、雷蛇;甚至小到一块鼠标垫,也有了DMYIAM这类“轻奢品牌”。

再回想一下智能手机的配件品牌,叫得上名字的也就一两个。是手机配件市场不够诱人吗?显然不是,一个四十人的“工厂”,销售带设计图案的手机壳,一年营业额能有多少?此前有媒体采访了一家这样的深圳公司,得到的答案是2亿元。

从专业机构的视角来看,据Grand View Research统计,2018年全球移动电源市场规模已达84.90亿美元,预计到2022年,全球移动电源的市场规模将增加至214.7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26.10%。

另据Research and Markets统计,智能手机充电器、线材等周边产品市场规模预计至2022年将达到1,040亿美元。

若不是市场没有吸引力,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整个行业都缺乏巨头?在“智能相对论”看来,主要存在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配件市场虽然具备高额利润,但因为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进入行业的低门槛,大量作坊企业遍布,使得大多数产品只能以价格获取市场。以华为P40手机为例,在某电商平台,其手机壳产品价格从8块到100多块不等,以销量排序,卖的最好的前20名最高价不过35元,其它普遍在10几元,“价格战”十分激烈,让人望而却步;其次,产品创新空间小,像手机壳等产品无非就是变个图案,加个支架、拉环,创新不足难以形成爆款;最后,主流配件依旧由手机品牌自己把持,比如耳机、数据线等产品,消费者更相信“原装”,使配件市场形成了“没有巨头品牌、缺乏信任背书,消费者不信任、体量无法提升无法成为巨头”的恶性循环。

用臻迪科技的话来总结就是“目前手机配件市场偏同质化竞争,各类产品在功能上缺乏足够的创新,普遍走性价比路线,进一步制约了研发上的投入。”

另外,对于几十元的配件产品,消费者也并没有形成品牌意识,总觉得手机壳、数据线乃至充电宝、杆这类产品那需要什么品牌,不好用大不了换一个。手机配件市场毫无疑问是笔“大生意”,但基于买方思维,手机配件仍被当成是“小买卖”。

不过,如今整个行业也开始出现转机,当以安克创新、臻迪科技为代表的的科技公司,进入手机配件市场后,品牌意识已开始觉醒。

安克创新目前已经逐渐成为包括手机配件在内的诸多消费电子产品的巨头,而它的发迹点正是手机充电设备。

纵观安克创新的脱颖而出,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抓住了中国供应链的成本优势,让安克创新早期在海外市场有了巨大优势;二是,安克创新赶上了以移动电源为代表的智能手机配件、智能硬件的爆发以及亚马逊的早期流量红利;三是,安克创新在选品、运营、品牌战略上,表现出了超出同行的前瞻性与竞争力。

与安克创新同时代的品牌还有罗马仕、Rock洛克,在声量上它们或许不如安克创新,但在国内市场它们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但是,这些品牌的发展依旧面临着诸多问题,比如安克创新在依靠手机周边充电类产品,打响口碑、站稳了脚跟之后,并未持续深入这一领域,而是转向了无线音频、车载智能、微型投影、智能安防和扫地机器人等多个科技消费品领域。又比如另一家手机配件上市公司-杰美特,它们的业务始终只是聚焦在手机壳方面。

罗马仕、洛克的成功也仅仅是在行业内,对于消费者而言真正认识它们的并不多。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以安克创新和杰美特为例,虽然它们在战略模式上确实有创新,但回到产品层面还是那些产品,并且同样没有脱离“性价比”模式。这代表着它们注定依旧无法筑起很高的壁垒,在过度竞争下仍然会面临巨大挑战。

在“智能相对论”看来,硬要说的话,像安克创新不过是在配件到消费类电子产品进行“从1到10”稳步前进。但现如今随着另外一个品牌进入手机配件市场,手机配件市场的真正壁垒或将被筑起。

臻迪科技或许大部分人此前并不了解,它本身是一家专注于无人机产品的科技公司,其产品涵盖工业级无人机、消费级无人机、水面及水下机器人,臻迪的业务范围似乎与手机配件完全不搭,但实际在技术上是具备继承性的。

比如现阶段对无人机产品来说摄影摄像能力越发重要,不少品牌都将这些能力视为核心卖点之一,而手机配件如何帮助手机产品提升摄影摄像能力也正成为手机配件产品的必答题,像臻迪最近推出了一款全新的手机智能魔盒-随动S1,是一个集手机壳、手机支架、无线充电器、杆、手机云台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全新物种,这使得臻迪在图像识别、云台防抖、AI算法上的能力,从无人机产品完美应用到了手机配件之上,随动S1的品牌名称,来源于其核心功能AI全场景智能跟随拍摄。

相比此前手机配件市场“从1到10”的循序渐进,这款产品则是颠覆了这一模式,是“从10到1”的改变。

看起来臻迪的变动不过是一次手机配件的功能整合,其实不然,手机配件市场现阶段早已定型,产品更新频率与曾经相比已经大大降低,像最近两年才流行起来的云台设备,也早已是年前的产物,或许随着臻迪的入场,也算得上是科技公司从技术维度对于纷乱的手机配件市场的一次“降维打击”。

目前,手机配件行业主要有几个痛点,其一是“满足用户个性化使用需求与产品标准化之间的矛盾”。自古鱼与熊掌难兼得,导致行业其主要通过较低的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来实现较小的生产成本,从而实现较低的产品价格,通过大量销售此类廉价产品来获取利润。也因为如此,消费市场产生一种“反正手机配件没什么好货,选择价格合适的就行”心理;

其二是“手机更新快机型多”,对配件生产企业带去了巨大压力,因缺乏主动性使其不敢过于投入。这对于品牌方和二级销售商都是个不小的问题。有记者采访了某手机配件店老板,他做了近8年的贴膜生意,正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他介绍说“刚做那两年手机机型较少,且大多数手机都是直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