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上市公司股票跌停 揭示oppo vivo 正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原标题:两上市公司股票跌停 揭示oppo vivo 正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两家上市企业——劲胜精密(长安)、蓝思科技先后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随后这两家公司股票低开低走,蓝思科技以下跌7个点开盘,直至下午以跌停收盘,劲胜精密更是惨不忍睹,上午开盘2分钟就跌停,直至收盘再也没有抬过头,让不少股民欲哭无泪!

东莞这两家上市公司股票的跌停,揭示长安两家龙头企业oppo 、vivo正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危机!我们可以从这两家公司的题材概念看出,劲胜精密、蓝思科技正是长安智能手机oppo 、vivo的核心部件供应商。或许此次的两家股票的跌停,只是oppo 、vivo长长严冬的开始。为什么这么说?

2018年开年以来,oppo 、vivo先后在国内外各大媒体放出了他们最新的“创新”手机,并先后携带该手机参加了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和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我们先一起来看看他们的创新产品的样图!

看完这两张图,相信大家都明白,这丑爆了的“刘海”是谁发明!莞莞之前已经讲过,OPPO和VIVO,其目前的发展路径仍旧走的是“模仿+创新”之路,紧跟着三星、苹果的走,创新力度不够,创新能力不强,仍旧是制约两家公司的发展瓶颈。这也是中国目前智能手机面临的发展困境。

智能手机在中国得到迅猛发展,根据国家工信部数据统计,我国目前的手机保有量接近13亿,已接近人手一部手机,市场的饱和度越来越高,手机的出货量就会逐年下降。

OPPO和VIVO在各中小城市的卖场装饰也非常独特,非常显眼!现今却都是门庭冷落,为了吸引顾客,甚至卖场的伙计在店门口还跳起了“广场舞”,效果肯定是可想而知的!

随着科技的发展,手机的使用年限逐年增长。两年前,受到3G信号向4G信号转换的影响,很多用户被迫对手机进行迭代,以致手机更换速度快于之前所有的统计数据。从现在最新一组的数据统计,我国70%以上的消费者会选择在2年——3年内更换手机,从而可以看出,手机的使用周期正在延长,手机使用年限增长对用户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对企业来说确实一个致命的“死穴”。当年的诺基亚据说“用不坏、摔不烂”,可诺基亚现在在哪里?

2017年oppo 、vivo海外拓展受阻的新闻见于各大媒体。自2015年底oppo 、vivo打进印度市场后,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两家公司在印度混的风生水起,一举拿下三星、苹果在印度出货量第一、第二的排名,成为印度销售量最大的智能手机公司。为了保护印度本土手机,加上中印边境冲突,2017年7月1日印度开始实施新的GST税制。这一新税制实施后,oppo 、vivo在印度的50%卖场都不能卖手机,这无疑是两家公司致命的打击!

庆幸的是,今年VIVO拿出了屏幕解锁的创新手机,可这“噱头”能吸引大家吗?能让大家为此买单吗?还有待我们观察!2017年必定是智能手机的严冬!

当然,国家正在全力推进5G时代的到来!5G时代又将开启一个万亿级智能手机市场!到时,你、我、他一样逃不过被迫进行手机迭代!就不知在等待5G时代的漫漫严冬,oppo 、vivo能否顶得住!

2018年3月14日上午,在“3.15”消费者权益日即将到来之际,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维沃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分别起诉同一家手机配件网店冒用商标两大案件。

欧珀公司起诉称,欧珀公司是一家全球知名的智能终端制造商和移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OPPO”系欧珀公司于2008年注册的商标,后又分别于2013和2014年取得两个相关商标。2011年该商标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2012年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该商标已经成为知名品牌,在数码通讯行业享有很高声誉,品牌产品也在市场上占据相当大的市场份额。

维沃公司则起诉称,维沃公司为步步高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关注于智能手机及手机周边产品自主研发,“vivo”商标已经取得注册商标专用权,并在保护期限内,该注册商标由NBA明星库里,电影明星彭于晏分别担任代言人,已成为知名品牌,在数码通讯行业有很高声誉,产品也抢占了很大的市场份额。

但两家公司经调查均发现,东莞市长安镇某通讯器材配件经营部在其开设经营的阿里巴巴网店大量销售侵犯欧珀公司、维沃公司相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2017年5月,两家公司均进行公证购买,予以证据保全。

欧珀公司请求法院判令该网店立即停止侵犯欧珀公司的OPPO系列注册商标专用权,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赔偿合理开支11484.3元(包括公证费、公证样品购买费及律师费)。

维沃公司则请求法院判令该网店立即停止侵犯维沃公司的相关注册商标专用权,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赔偿合理开支11499.3元(包括公证费、公证样品购买费及律师费)。

东莞市长安镇某通讯器材配件经营部的个体经营者田先生到庭应诉。厂方称,正品的正常销售途径一般是授权大型商店销售的,会有授权书。田先生则称,他不是生产者,只是销售商,是在阿里巴巴上找的供应商,进货采购时没有签订合同,有送货单,但送货单已丢失,他也不了解生厂商的具体名称及相关信息。

法庭上,双方对网店主张的涉案手机配件合法来源抗辩能否成立,能否免去赔偿责任以及若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赔偿金额如何认定等问题展开了辩论。欧珀、维沃公司均认为,网店店主不能提供发票等正式单据证明涉案手机配件存在合法来源,故合法来源的抗辩不能成立,网店即使不是生产制造,其销售行为也应当承担责任。

田先生则称,其实他也是一个“受害者”。他自己不是生产商,只是代为销售,可以配合厂商对生产并供货给他的供应商进行索赔,故请求法院驳回对其索赔诉请。他是第一次做阿里巴巴网店,并不懂。厂家所称的侵权商品,他实际销售时间才几个月,而且只占店里商品很小比例。厂家说他侵权,他就把相关商品下架了。他的网店至今开店才一年多,批发零售都做,但并没有赚到什么钱,厂家索赔太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