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72 – 法人杂志电子版-2021年07月总第209期 – 法人网

70 法律解读 2018 年全国两会期间,360 董事长兼 CEO 一些从业者提出,既然数据确权是“老大难” 周鸿祎曾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建议将数据的所 问题,究竟该不该以立法者的强制规定来一锤定 有权和使用权分开讨论,即所有权归用户,使用 音?如果换一种方式,在“先行先试”的具体实 权归服务商及经过用户明示授权的其他商业机构, 践中摸索出一套有利于整个数据交易行业的确权 “前提是保障用户的所有权,然后允许商业机构 方式,然后再以立法或行业规范的方式加以确认, 在一个明确的框架内利用用户的数据赚钱。”周 是否可行? 鸿祎说。 “先行先试”只能从商业机构之间的数据交易 然而,在汤奇峰看来,数据安全法虽然没有 开始。 对数据确权进行明确规定,但也微妙地提供了一 相较于政务数据、金融征信数据和城市运行 种区别于以往的确权思路。 数据而言,商业数据更容易“在商言商”,形成双 “数据安全法第三条对什么行为算是数据处理 方都认可的价格。但是,在更大的“宝藏”身上, 作了明确的定义:数据处理包括数据的收集、存储、 比如医疗健康数据、政务数据、生态环境数据、 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等,相当于定义 农业数据等领域,有关部门出于谨慎考虑,缺乏 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数据生命周期,这就为数据确 将数据卖出去的动力,这类数据迟迟没有进入流 权提供了新思路。”汤奇峰说。 通环节,“紧握不放”成了常态。 以往的数据确权,纠结于数据在刚产生时的 上述网络安全从业者告诉记者,“先行先试” 所有权归属问题,无论是认为归用户的,还是认 未必需要面面俱到地在所有类型的数据交易中展 为该归软件公司的,眼光都停留在初始阶段,而 开,完全可以就某一类最容易被交易,数据持有 没有全生命周期的眼光。汤奇峰表示,在数据安 者也最有交易动力的数据开始。“应该首选商业数 全法定义了数据的整个生命周期后,意味着今后 据。据我了解,目前各个数据交易所中,最叫座 从收集到使用,从传输到公开,每段生命周期都 的就是商业数据。” 要明确数据安全的责任主体,以及出现问题后的 在整体交易量的占比上,商业数据的地位已 惩罚措施。“与其纠结于数据到底该归谁,不如好 经凸显出来。汤奇峰此前曾对媒体透露,2020 年, 好研究一下,数据在各段生命周期中如果出现安 上海大数据产业的商业数据交易已经占到了全国 全问题,该由谁负责,负多大的责,如何处罚。” 公开交易量的一半以上,商业数据“先锋队”的 汤奇峰说。 作用可见一斑。 地方性立法已经开始。“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已 “先行先试”是否为可选之项? 经多次参加上海的地方性立法会议,提出了意见 早在数据安全法尚处于草案阶段时,华控清 和建议。”汤奇峰说,“据我了解,除了上海,深 交 CEO 张旭东就曾提出,过早、过严、过窄地定 圳也在进行地方性立法,即便是先行先试,也要 义和规定数据的所有权,在法律上可能会制约数 有法可依。” 据产业和数据生态的发展。 (责编 惠宁宁 美编 赵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