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华强北

编者按/ 如果你来过有“中国电子第一街”之称的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以下简称“华强北”)。你就会发现,无论是什么电子产品,只要有需求,几乎在这个市场中都能找到,而且价格低到令人难以想象。

事实上,这只是华强北的一个侧面,这个地处改革开放前沿深圳的市场,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成长起来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诸多的起伏和波折,也伴随着不少争议。2005年“山寨手机”风口、2017年美妆产品风口、2020年芯片紧缺风口,还有显卡和矿机等的风口,任何产业相关的风口,华强北似乎从未缺席过,而且往往是冲在最前的那个。

与其说华强北是一个市场,不如说其是中国电子产业的一个标志和风向标,据说华强北的一场堵车,都能引发全国手机及配件零售市场价格的波动。从1988年在华强北首设电子专业市场算起,华强北已有30多年的发展历程。其间,华强北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中国只有一个深圳华强北。只不过如今,一路野蛮成长的华强北已不再狂飙。

本期商业案例,《中国经营报》记者同你一起走进这个神奇的市场,在其30多年的兴衰沉浮中,感受这个市场的鲜活脉动,回望梳理其带给我们的经验和启示。

“在华强北市场,你可以用各种离谱的价格买到你想要的任何产品。10多元买了一对耳机,能听歌还能通话,质量还挺好”,在北京上班的小李对在网上买的耳机非常满意:发货快,当天下订单,第二天就送货上门了,还包邮。不仅是耳机,鼠标、键盘等各种消费电子产品,小李都能从网上高效、便捷地拿到,而发货地都是深圳的华强北。

10多元钱的耳机、无线蓝牙鼠标,要保证一定质量,还要保证一定利润,华强北是如何生产及供应的?

实际上,华强北只是一个前店,依托的是产业链配套高度成熟的珠三角。在珠三角,小企业遍地开花,什么领域都有人做。以手机生产为例,先要完成产品设计,深圳就是国内手机设计的大本营,有上千家各类公司可以提供服务;接着要为产品做出模具,富士康等企业几星期就可以搞定;配件方面,线路板有深南电路、南太这样的老牌公司;面板有TCL、深天马这样的品牌企业;比亚迪则是全球手机电池的巨头。

由此组成产销供各个环节都十分专业且分工细致的产业链,这样的区位优势全国乃至全球独此一家。现任深圳社会组织总会常务副会长、深圳手机行业协会创始人孙文平向记者感慨,这么多年全国还是只有一个华强北,其他地方想做却做不起来,就是因为华强北背后有强大的产业链。

早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供应链设计之父杰伊·弗菜斯特就预见性地指出企业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和市场的关联。在一个区域的企业中,信息流、物流、货币流、人力流、设备流之间的相互协调带来的变革和波动,将构成把握决策、政策、组织形态和投资决策的基础。

黄杨(化名)是东莞一家耳机生产企业的老板,他的企业正是伴随着华强北的快速发展而成长起来的。他告诉记者,很多华强北的耳机都是附近东莞等地像他们这样的企业甚至一些作坊生产出来的,因为多年生产供应积累了很多供应商和客户资源,他们不需要跑客户,不需要找供应商资源,生产的量也能保持在一个相对恒定的高水平上,所以能在保证一定质量基础上把成本和价格压到最低。“不过华强北供货商渠道鱼龙混杂,什么价格档位的产品都能提供,电子产品质量也会参差不齐。”

在潮电智库董事长孙燕飚看来,华强北代表着深圳这个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独特气质,不断创新求变,市场需要什么,马上就供给什么。“有人做制造,有人做渠道,有人做销售,高度分工,并以华强北为出口。”孙燕飚对记者表示。

换句话说,华强北是珠三角这个全国最大的电子产业生产基地的门面和窗口,有了全国乃至全球最齐全的生产制造链为依托,华强北的神奇也在意料中了。

基于10个工业化国家的考察,“竞争战略之父”迈克尔·波特1990年在《国家竞争优势》中首先提出产业集群概念。他认为,形成产业集群后,不仅各类资源迅速集聚,降低各种交易成本;也会在集群内形成高度的分工体系,在高强度的竞争合作中,激励创新和突破,并形成强大外部经济性,最终形成其他地方难以企及的成本、产品、品牌优势。

华强北及周边正是最典型的电子产业集群。在华强北,供应商只需要一个柜台,不需要到处去找客户;电子厂家也不用再到处跑,只要到这里就能买到所需的电子元器件,而且电子元器件供应商多了,采购成本也变低了。就这样,从上游元器件到中游生产制造再到下游市场,减去了运输成本,既可以制造又可以贸易,既是源头也是终点,华强北一米柜台背后是一条完整的电子产业链,从珠三角的某个工厂一直连到物流末端的消费者手里。

1988年,位于华强北的深圳电子大厦开出一个1400平方米的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这是国内第一家电子专业市场。从此,“一米柜台”的创富神话开始兴起。“一米柜台”指的就是电子市场无数个1.2米宽的柜台,每一个柜台都是一个商铺。

“正是这个全国第一家电子市场,把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压抑已久的电子产品的需求引爆,同时将深圳及珠三角强大的电子产业供应链全面激活”,一位珠三角产业链人士告诉记者,此后,华强北和庞大电子产业集群相辅相成、相互成就,不断聚集更多的优势资源。最后,前者成为了亚洲最大的电子交易市场,后者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基地。

那时的年代一切都在野蛮生长。当时的亲历者回忆,“华强电子市场发盘的时候,6万平方米的商铺招商,3小时内一抢而空。当时一个商铺的申请登记表,下楼拿到街上转手能卖5万块。”因为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只要不是傻子,抢到了商铺谁都能发财!”

造富神话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年轻人来掘金。华强北涌入了四万多家电子公司和几十万电子从业者,上演了日均客流超50万人次、电子类产品年销售超千亿元的传奇。

孙文平是1999年来到深圳的,当时华强北异常火爆的通信市场,给他带来巨大的心理冲击,也让其意识到这个行业的无穷潜力,从此在深圳扎下根来。当时全国各地的手机经销商都要来华强北找货源,中间环节耗费大量精力,为解决这个难题,孙文平等人2005年联合一些省级代理商共同发起成立中国手机经销商联盟,2007年更是发动华为、酷派、天时达等57家手机企业共同组建了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

曾几何时,9999mAh超长待机、升降式摄像头、四卡四待、反向充电……各种你能想到、想不到的功能的山寨机从华强北发往全球各地,价格只有品牌产品的三分之一。已是亚洲最大电子元器件交易中心的华强北进而成为了亚洲最大的手机交易中心。据说,在900多米的华强北街道上,汇聚着全国60%以上的手机采购客户。

甚至山寨这个词本身就是源自深圳华强北。当时很多生产仿制品的生产商不敢在手机上署产地名,只能印上“SZ”两个字母,久而久之便喊成了“山寨”。不过也就是在那时,华强北被很多人贴上了“山寨”的标签。

孙文平告诉记者,当时建厂生产手机的成本在1500万元左右,而要工信部批准手机牌照必须有2亿元注册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