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电子制造大企“孵化”基地:华强北的下半场何去何从?

2017年一部短视频在网上火了:一名外国小伙在深圳用一年半时间组装出一台高端手机,成本仅为2000元。这些零部件来自一个地方:华强北。

华强北作为亚洲规模较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它的一举一动,曾牵动着全球电子市场的神经。外界曾经流传,在硅谷需要两个月才能找齐的电子元器件,来到华强北,一天就能全部找到,这也是华强北电子产业繁荣的微观缩影。

华强北走出了一批批知名电子信息企业:据不完全统计,从华强北至少走出了超50位亿万富豪。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发布《2022年电子信息企业竞争力指数报告及前百家企业名单》有19家深圳企业上榜,占到全国五分之一。其中,9家都诞生于华强北,或在华强北有经营驻点。

作为湾区最具典型性的电子信息产业聚集地,经过35年的发展,华强北曾孵化出诸多优质企业,助力深圳电子信息产业的蓬勃崛起。当前,伴随湾区电子信息产业进入新发展阶段,华强北正站在历史进程的十字路口。

近日,南都·湾财社开启年度制造业专题:“湾区制造·创新广东”,本篇聚焦电子信息产业聚集地华强北,通过挖掘从华强北走出的产业链大企的创新价值,探讨下半场这个电子产业集聚地发展新路。

华强北的名称源起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彼时,原电子工业部、兵器部、广东省电子局等单位,在深圳的上步工业区成立了一批电子工业企业。那时的上步工业区,主要从事“三来一补”加工业,以生产电子、通信、电器产品为主。

忆起那段时期,深圳电子商会原常务副会长程一木回忆,为了适应当时改革开放初期行业管理的需要,亦为了促进电子行业发展,1986年初,深圳一百多家电子企业整合后成立深圳电子集团。

两年后,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更名为赛格电子集团,并设立了中国首家销售国内外电子元器件的电子产品交易市场——赛格电子市场,由来自深圳及内地的160多家厂商及10家港商,以自营自销、联营代销的方式经营,这也是华强北最初的雏形。

随后,赛格电子市场的规模不断壮大,随着深圳第一高楼赛格广场逐步建成,直接带动了华强北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形成和发展,助力了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的大繁荣。

对于华强北而言,这里蝶变成为最大的电子产品交易基地,既像无心插柳,也是水到渠成。随着电子市场对周边相关配套设施需求越来越强烈,华强北的第三产业迅速发展,酒店、商场、银行、餐饮等服务业井喷,华强北逐步从单一的电子世界,变成了综合性的城市商圈。

2008年,华强北商业街被中国电子商会正式授牌为“中国电子第一街”。自此,华强北作为国内电子市场“龙头”的地位逐步确立。

据不完全统计,从华强北至少走出了超50位亿万富豪: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神舟电脑创始人吴海军、TP-LINK创始人赵建军、绿联科技创始人张清森、海能达创始人陈清州、同洲电子创始人袁明、……他们为何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又靠什么走出了华强北的一米柜台?

盘点这些龙头企业的致富故事:深知市场需求,及时供给是共同点。从最新案例来看,走出华强北冲刺创业板,绿联科技的故事近期为行业津津乐道。于今年1月6日成功过会后,绿联科技距离IPO仅有一步之遥。

从华强北起家,绿联科技是一家典型的由贴牌代工转型的企业,也是一个以单品突破发展起来的企业,它的背后,是一个华强北打工人逆袭的故事。

2009年,绿联科技创始人张清森凭借其在外贸行业的经验,在华强北为国外客户做起了数据线生产代工的生意。然而,彼时的深圳有大量代工厂,许多产品使用“公模”,同质化严重,经常出现不同品牌商的产品除了LOGO不一样,其他完全一样的情况。

这一背景下,张清森意识到,只有产品创新打出差异化,并成立自己的品牌,才能有更好的出路。要打差异化,满足多样化的客户需求是出路之一。

看见市场上手机数据线米等不同长度的数据线来满足用户需求;得知消费者经常充电时找不到充电接口,张清森又开发出“USB+排插”的产品。

从贴牌代工,到创立“UGREEN绿联”品牌,张清森把苹果平替的数据线做成了细分赛道的出圈品牌。

从消费者差异化需求及品牌形象的树立两大方向上找到突破口,是绿联科技迈向行业TOP级的创新故事。而从技术创新的底层逻辑出发,亦使部分华强北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芯片企业中科蓝讯的故事就是如此。近年来,随着TWS耳机(蓝牙真无线耳机)市场的迅速崛起,也在蓝牙耳机芯片白牌市场脱颖而出。从2016年成立到2022年7月登陆科创板,用了不到六年。

2016年,发布第一代Air Pods.目睹TWS芯片技术被美、英、韩等国的企业垄断,中科蓝讯创始人、董事长黄志强,这位电子行业的老兵决定创业投入芯片研发。

从最核心的无线音频SoC主控芯片入手,与主流耳机芯片设计公司大多使用ARM架构不同,中科蓝讯选择将自主创新的内核直接贯彻到最底层的芯片架构上,采用RISC-V架构。

坚持自主研发,控制成本向上拓展,中科蓝讯很快攻克了TWS耳机芯片功耗、降噪、稳定性等难题。目前,中科蓝讯多家知名品牌厂商的供应体系。

广东的企业链条群像明显,尤其在下游电子制造终端走出了多家全球知名粤企,这些知名企业在产业链中的“链主”效应,带动行业上下游整体协同发展。

业内知情人士向南都湾财社记者透露,以华为、中兴通讯等头部企业为例,业内数据可知,围绕着两家企业的上下游核心供应商,聚集在深圳的分别有两千多家和一千六百多家,中小供应商与头部企业业务相互成就,头部企业带动效应明显。

放眼全行业,有不少这样的“链主”企业或诞生于北,或在华强北聚集着一批供应商和经销商。它们自成中心,围绕着它们的中小企业也在华强北的交易生态中茁壮成长。

以有着“非洲手机之王”称号的传音控股为例,这家在非洲市场打败了三星、等一众国际手机品牌的企业,正是诞生于华强北。作为一家手机产品100%出口外销的企业,横跨70多个国家及地区的市场销售布局,从北杀出的传音在海外带动了一批产业链上下游生态的协同发展。

曾做过多家手机品牌经销商的王硕(化名)向南都湾财社记者介绍,自己曾在华强北做过手机生意,主要是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彼时,传音正是自己的客户,也曾是一家小企业,但它从华强北的渠道起步后发迹,拓展了非洲市场。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头部手机厂商与华强北关系密切,供应商大多都曾服务过华强北的客户。

无人机产业领域,深圳也有着同样的“链主”带动效应。行业头部企业之一的大疆创新就诞生于华强北。2006年,大疆创新公司成立,在之后的十多年时间里,迅速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消费级企业,估值超1600亿的独角兽。

行业头部企业被孵化出来后,对整个行业带动效应是非常明显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全国运营企业1.3万家,年产值达到1070亿元,注册无人机83.2万架,无人机数量比2020年增长60.9%。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