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案例格林精密不只是一个做“壳”的公司

来自广东惠阳的格林精密(300968.SZ)深交所挂牌一年,但它的上市经历曲折复杂。

从2007年境外上市到2016年完成红筹回归,接着又是4年3度冲击IPO。当这家市值不到40亿的公司喊出“要做精密结构件赛道的引领者”的口号时,市场上传来不同声音,说它不过是一家做“壳”的公司。

在对格林精密进行成长研究后,可以看到一个中小企业“顽强”经营的典型,它深度绑定大客户、积极开拓新的业务应对原有主业的萎缩,进而在新业务领域再次获胜。

格林精密账上有大量的现金,足见企业主对经营安全的看重。但募投项目进展缓慢,一方面可以理解为不盲目扩张,一方面也表现出未能完全拓展出成长空间的问题。

格林精密的创始人是来自浙江温州的吴宝发、吴宝玉两兄弟。吴宝发1962年出生,比吴宝玉大五岁,两人在浙江经营宝龙电子集团多年,主要从事微型振动马达的生产和销售。

2002年,正值手机国产化刚刚起步,兄弟两借通信产业“风口”切入赛道,专门给手机外壳做涂装服务,成功与波导、TCL建立合作关系。为更好服务TCL这个重点客户,公司在惠阳成立惠阳市格林塑胶电子有限公司,这就是格林精密前身。【1】

2002年成立格林有限后,公司开始谋求境外上市。为搭建红筹架构,2006年起,吴宝发、吴宝玉、张祖春、赵加成通过4次股权转让,将持有惠州格林100%股权转让至丰骏投资(HK),公司变更为外商独资企业。

2007年8月,吴宝发收购新加坡公司大中华精密100%股份,将丰骏投资的全部股份转让至大中华精密,将境内资产注入境外。2007年11月,大中华精密作为挂牌主体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初级板块挂牌,大中华精密将境外上市融资款2亿1900万元增资至惠州格林。

2014年9月,大中华精密从境外退市。2015年9月,吴宝玉、吴宝发在惠州设立惠州惠丰宝,控股在香港新设立的香港惠丰宝。9名回归股东把他们持有的大中华精密的全部股份以信托方式转让至香港惠丰宝,香港惠丰宝向大中华精密收购丰骏投资100%股权,进而获得格林有限100%股权。

丰骏投资将其持有格林有限100%股权中的47.45%转让至惠州惠丰宝、5.74%的股权转让至HQH、4.71%的股权转让至西安亿仕登、1.38%的权转让至乐清超然、0.21%的股权转让至王云川、0.13%的股权转让至上海楚熠,转让对价均为0元。至此,境外挂牌架构完全拆除,格林有限及9名回归股东完成回归。

2016年股份改制后,公司迅速启动在A股IPO的冲刺,引进新股东乐清康尔乐、锦鼎资本、深创投、东莞红土创投和惠州红土创投。

由于公司与关联方大中华精密和宝龙集团历史上存在大量的资金拆解,又因违反海关监管规定被处以56.6万元罚款等问题,2018年格林精密的上市申请被证监会“拒之门外”。2020年公司再次提交上市,因注册制的推行,得以顺利过会。

2021年4月,吴宝发、吴宝玉兄弟带领格林精密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上市,通过惠州惠丰宝【2】、丰骏投资【3】、惠州君强【4】间接持有公司52.1%的股份以及71.9%股份的表决权,吴宝玉作为董事长持股17.34%,吴宝发作为董事持股21.75%。

自2007年第一代iPhone问世,以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为代表的移动智能终端产品迅速普及,格林精密业务逐步从单一提供手机涂装工艺生产服务,增加了模具、注塑、结构件装配等多元化服务。目前,格林精密已经可以为客户提供精密部件产品一揽子技术解决方案和一站式产品交付服务。

由于较早地捕捉到智能终端行业的发展趋势,公司主动开拓新型智能终端市场,及时调整产品结构,公司产品的应用领域从早期的手机延伸至智能家居、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平板、电子书等智能终端各细分领域。公司也成为亚马逊、谷歌、脸书、联想(含摩托罗拉)、TCL、华米、菲比特等国内外全球智能终端知名品牌的合格供应商。

2017至2021年,格林精密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均超过68%,客户集中度和依赖度较高。上市前,公司前五大客户在富智康、明泰、TCL、龙旗、仁宝、华米、伟创力和联想/摩托罗拉之间变动,除富智康和TCL,其他客户均有部分年度不在前五大客户之列,富智康、仁宝为亚马逊、谷歌的“签约制造商”。

格林精密主要产品为智能终端精密结构件和精密模具,精密结构件产品涵盖智能手机精密结构件【5】、智能家居精密结构件【6】、可穿戴设备精密结构件【7】、平板电脑精密结构件【8】,这些精密结构件不仅为整机提供支撑、保护等结构功能,还有天线、电磁屏蔽、散热、防水、防尘等多种非结构功能。

-销售端,格林精密的销售模式为直销模式。由于亚马逊、谷歌将生产制造外包,自身并不参与产品生产,公司主要给其指定“签约制造商”等直接供货,由签约制造商向公司支付货款。

-采购端,格林精密采用“以产定采”的直接采购模式,部分客户为保证其产品质量会要求公司向其指定的合格供应商或在其指定的合格供应商名录中选择供应商采购。

-生产端,格林精密实行“以单定产”的生产模式。通常情况下,公司一般会先行介入客户的新产品设计与开发,提出一揽子产品设计、技术及工艺解决方案及优化建议。以客户的定制化要求、订单需求制定生产计划进行生产。

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终端市场出货量下降,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整体低迷的情况下,格林精密通过提前布局智能家居精密结构件市场,避免了收入的大幅下滑。2018年,格林精密营收10.66亿元,同比减少16.32%;智能手机结构件销售收入6.28亿元下降至3.44亿元,业务收入由54.9%下滑至34.8%。

智能家居结构件销售收入2.19亿元增长至3.81亿元,业务收入由19.19%增长至38.62%。到2021年,公司智能家居结构件收入7.04亿元,业务收入占比49.47%,近5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3.90%,成为公司第一大业务。

随着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精密结构件销售收入的快速增长,2018年至2020年,格林精密营业收入从10.66亿元增长至17.58亿元,年复合增速28.42%;归母股东净利润从0.72亿元增长至1.73亿元,年复合增速54.62%。

2021年,受新冠疫情,全球供应链受阻、缺芯的影响,格林精密智能家居、智能手机精密结构件收入减少,公司营收14.23亿元,同比减少19.05%;实现净利润约0.89亿元,同比减少48.46%。

过去5年,公司经历了2次较大的业绩波动,表面看是市场环境变化所致,背后反映的是公司大客户高依赖及自身较弱的议价权能力。

不同客户对不同单价产品的订单需求也决定了格林精密的毛利率水平。2017年-2019年格林精密毛利率分别为 20.28%、21.66%、25.50%,逐年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