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东莞鸿图:新能源车背后的“零部件新势力”是如何炼成的?

汽车工业发展百年,中国也已有数十年历史,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在汽车保有量上实现了百倍级增长。

在传统的整车设计中,钢材是被最常使用的材料。近三十年来,汽车产业呈现以铝代钢、代铁的趋势。根据中国铸造协会的统计,铝合金压铸件在压铸件中所占比重在85%左右。

近年来,一方面传统燃油车推出新款车型的速度和频次降低,燃油车型陆续退出市场。另一方面,作为汽车产业新动能,新能源汽车正实现爆发性增长。

受益于新能源汽车轻量化的趋势,铝合金压铸件行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东莞鸿图是中国最早的铝压铸企业之一,经过50多年的发展,公司已经成为客户遍布全球的知名汽车铝压铸企业,与福特、奥迪、通用、水星等国际知名企业直接合作长达二、三十年之久。公司核心设备配置全面,技术和产品储备涵盖主机厂绝大多数品类的铝合金压铸产品。在近7000家铝合金压铸企业中,东莞鸿图在业内最新排名为第22位,处于明显的行业头部位置。

为了复盘并还原东莞鸿图近一年来,通过战略、管理和制度创新,抓住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机遇,实现快速增长的实践,汽车产业信息平台盖世汽车与东莞鸿图进行了一次深入讨论。

东莞鸿图:为了能在保证汽车的强度和安全性能的前提下,尽可能地降低汽车的整备质量,即实现汽车轻量化,从而提高汽车的动力性,减少燃料消耗,降低排气污染,铝合金压铸件市场整体呈现快速发展趋势。统计数据显示,铝制汽车可以比钢制汽车减轻重量达30-40%。

有权威机构预测,10年后电动汽车占比将达到50%,电动车复合增速将达到25%,由此将更大幅度地提高铝合金零部件的应用比例,并加快铝合金需求增长。

可以非常确定,如果能识别并顺应周期转型升级,同时尽早参与制定压铸件在新能源汽车上的“全新应用标准”,少数头部企业将在行业发展沉寂数十年后,重新进入高成长周期。

东莞鸿图:整体快速增长,但竞争向具备足够实力的头部厂商集中。这主要是和压铸件在应用上的变化有关:

首先,就是上面提到过的轻量化。以东莞鸿图的实际量产经验来看,我们为某几个头部新能源车型实现了减重,降低成本超过20%。受益于新能源对传统燃油车的替代,原有的钢材零件市场将很快被铝合金铸件全面替代。

其次,铸件标准化渐成趋势,这给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增长机遇。新能源车的设计和生产,已经越来越像手机等3C类产品,产品标准化趋势非常明显。

所以,贯穿不同汽车型号的标准化零件比例很高,尤其是大型铸件零件。另外,新能源车在销售上也呈现爆款特点,动辄数十万、百万辆的销售规模,这在油车时代是没有过的。

所以,对应的零部件可以集中量产,规模经济效益明显,给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效率和利润空间。

最后,铸件体积变大,对生产设备提出新的要求。新能源汽车的零件数量和体积,和传统燃油车有很大不同,大型化是已经发生的变化,对整车设计和装配更友好。

生产大型铸件的设备投资是很高的,常常几千万级起步,这就意味,只能生产小型铸件的中小工厂和作坊,将无法参与竞争,因为他们大多没有运营大型生产设备的资金实力。

东莞鸿图:最有阶段性特点的,是协同设计。传统燃油车的设计已成范式,各级Tier供应商和零部件标准已经形成固化的标准和格局,但新能源不同。目前,从软件到硬件,从零配件到整车设计,主机厂和供应商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全新的标准和行业格局每天都在动态变化,逐渐初见雏形。

像东莞鸿图这样的老牌供应商,有很强的协同设计能力,也有足够的研发积累和资源贡献给整车厂商,更具优势。因为,车厂的研发专家没有办法做到样样精通,在压铸件领域,鸿图是有数十年积累的专家,可以在设计图纸阶段,就通过协同设计,共同实现以前没有人尝试过的创新,为整车的性能提升提供可能性。

比如,东莞鸿图给某个爆款车型做的电控箱,整车设计方案为了能更好降温,采用了循环水冷系统,考虑到电机安全,对箱体各个组件的密封性要求非常高。这样的铸件在市场上,是没有100%现成匹配的。所以,在满足功能设计的要求下,鸿图尽可能在结构和工艺上做了优化,比如调整进水出水的孔位位置,以及优化调整铸件尺寸精度等。

和整车厂商建立友好的生态合作模式,并不断提高协同上的粘性,是东莞鸿图很重要的工作。

其次,研发效率。过去,汽车产业是个“老太太”行业,尤其海外主机厂,节奏慢是主旋律,不夸张的说,我们服务过从设计到量产长达7年的车型,足以熬没几个供应商。

现在不同了,很多零部件的设计定版,别说好几年,提前几个月都难,有时甚至只给三四十天反应时间。所以,仅仅有研发实力和积累还不够,老牌头部企业一定要优化流程,提升人效和主观能动性,速度一定要跟上。

再次,产品品质。汽车工厂的装配自动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生产线的刚性很强,如果产品品质有偏差,会影响整条产线的效率,遭遇排障停机会造成很大损失。所以长久来看,在合理利润基础上,品质好的产品还可以有额外的议价空间,整车厂的采购是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的。

目前根据大多数客户和他们的一线工程师反馈,东莞鸿图的产品品质都是名列前茅,常常是最好的,这和鸿图过去几十年的生产经验积累有关。

最后,量产交付能力。新能源车型一旦卖爆,零部件的生产就要迅速跟上。但是在推向市场前,这是存在不确定性的,所以在主机厂在选择零部件厂商的时候,都会对量产能力有刚性要求,临门一脚再扩产是不现实的。

对于东莞鸿图来说,扩产也是今年很重要的议题之一。汽车销售是有惯性的,所以产能优先满足存续型号外,还要有承接新需求的能力。扩充的产能在地理位置上,会贴近汽车工厂,能够更低成本、更及时高效的完成交付。

▶︎ 盖世汽车:互联网企业都推崇“第一性原理”。对于东莞鸿图来说,在产品品类上,会不会将产能集中在标准化程度高、门槛高的个别产品上,舍弃掉一些传统的压铸件品类?

东莞鸿图:不会仅仅集中在个别产品或客户上,To B的商业模式决定了,这样做会给公司带来大客户集中度过高的风险。而且,也很难像互联网产品那样,仅有几款爆品。

但是,我们已经将产能集中在,符合你说的标准化程度高、门槛高的品类上。针对仍在销售周期的传统燃油车,我们还会持续供货。但对于量小的品类、利润空间优先的品类、或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新燃油车型需求,我们会做一定比例的舍弃,将产能向更有成长性的品类和客户集中。

▶︎ 盖世汽车: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给铝合金铸件厂商带来周期性的高成长机会,具备哪些特点的企业可以实现快速增长?

东莞鸿图:总结来看,参与主流市场竞争的,还会是类似东莞鸿图这样的一线铸件厂商,中小企业弯道超车,甚至成为头部的机会不大,因为抓住新一波机遇的进入门槛非常高,对现金流和生产经验的要求是历史最高水平。

对于现在的一线头部厂商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